桃源鄉鄉民

粟田口萬歲!

怀刀十月

一期一振×女审神者

是个关於想要宝宝的非正常向故事,脑洞超大,紧记慎入

剧毒剧雷,文中设定完全乱来,切勿认真




一期一振和审神者结成夫妇已有两年,生活模式倒是没有什麽变化,男的出阵杀敌女的统率一方,年年月月每天如是但始终恩恩爱爱,也有少不免的激情。


可惜每次激情过後审神者也难免会摸着肚子,朦胧思索着到底付丧神和人类之间到底能不能有个爱情结晶,她知道本质上生殖隔离四大字根本不可避,但每次看着满院子的短刀蹬着大白腿跑来跑去乐也融融,跟着一起玩的一期一振脸上也是添了一层柔光般的慈爱表情,不期然就想到他一定是位好父亲了......


「呐呐.....」


愈想愈落寞的她攀上男人的肩揽着,蹭了蹭他的後颈,那低哑的嗓音听起来像闷哭


「要是能跟你生孩子就好了.....想要男孩子.....像退退一样可爱你说好不好......」


一期翻了过去,轻啄一下她的额头,然後到眼窝鼻梁,最後印上唇瓣时可不像之前那样轻柔了,欺身压上连氧气都要狠狠夺走。


他何尝不想?可是能有什麽办法?一次又一次近乎执拗的非要在深处释放那些纯粹得毫无功用的东西,只有那一刻他完全渴望自己生为人类,要他放弃神格也心甘情愿了。


结果某天,奇迹也居然降临他们身上。


那天下着滂沱大雨,一期一振也刚巧出门购物却迟迟未归。审神者早就坐立不安了,外面时不时落下的几个响雷,那一瞬间闪电像要把天空撕裂开来一样,这些大自然发威的现象均足以令她惶恐的凝住呼吸。


虽然知道他一向优秀,可是这见鬼的天气令她愈加担心,可能失足受伤了,被困在无人知的地方;更不说这麽大雨湿透了可怎麽办?付丧神的体质还是比普通人强健,但也会有生病的机率啊!


现在什麽也不做了的她就只得来回踱步喃道


「怎麽还没回来?平时这时候早就回来了......该不会真的出事了吗?」


近侍药研连忙安抚几句


「不会的,那可是一期哥啊!上次雨中出阵也应付得来,再等等吧大将。」


「可是......」


万幸的是,大门随即传来一串声响打断了两人的对话,终於放下心头大石的审神者立即跑去迎接


「主上我回来了。」


「啊啊.....终於回来了,唉都湿透了,跑着回来吗?快进来擦擦身,药研麻烦拿毛巾来.....」


「是。」


「之後好好的浸热水浴......」


虽然打了伞,但雨势大得半边身子都湿透了,审神者皱起眉拨开满是水气的额发,然而刚坐下来的一期一振却神色凝重的从深蓝色外套中掏出一物。


「主上,我刚捡到的......」


「啊?捡到?」


审神者接过来一看,不得了了。


那是一柄短刀,没有刀鞘,刀身被他用一条脏白布包好,不过放在怀里的关系几乎没有沾染半点水印,奇怪的是虽然 此刀是有点神气,不过那是一期一振的,也就是它本身理应不会显现出付丧神,可是本应是沉重又冰冷的铁块,她居然觉得有点暖意,甚至好像还透出一点点银光。


怪不可思议的,她微微瞪圆的杏眼望向一期问道


「这好奇怪啊.....你到底是怎样捡来的?」


「我刚刚买完东西走出万屋才发觉下雨了,原本来的路被水淹了走不过便唯有拐远一点吧,然後就在路边的箱子发现了它.....」


一期边擦着头发边回忆道,又端来了热茶的药研听到後忍不住吐槽


「哥你当是捡小猫吗?随便捡一把回来.....就不怕是妖刀啊?」


「妖刀??」


吓得审神者啪的一声把刀抛到桌面,一期却无奈的说


「哪有妖刀随便被弃在路边?正常来说都是找神社处理,他还是在一堆破烂莲藕之中呢......我看他有一点点神气,担心要是不捡回来可能被利用甚至暗堕了,所以才带回来.....在厨房做把万用刀也好啊。」


可是审神者还是觉得不妥,一把普通的刀居然有自身的神气,小时候听故事也有说过不要随便捡东西,尤其今天下雨天阴,刚才放在手中还有点奇怪,万一真的惹来什麽她可是寝食难安,唯有劝一期放弃了。


她握上一期的手,耐着性子劝道


「亲爱的我知道,你是不忍心看着短刀孤苦伶仃在路边的破箱里受尽大雨折磨,对於“天下短刀皆我弟”的你来说实在很难受吧,这我都懂,可是在战场上只捡短刀我也随你了,可是路边的真的不要捡了......万一......万一他也有哥哥那怎麽办?」


「噗!」


此时响起的窃笑不用说肯定是药研了,审神者赶紧拧了一把他的大腿,立马就静下来了。只见一期蓦地瞪大了眼,一脸不可置信


「哥....哥哥?」


审神者马上顺着接下去


「对啊!你也说他有神气,说不定他还有一个大家族,甚至正等着哥哥来接他呢!你这样带了回来,要是他的哥哥找不着......」


「不会找不着!!一定能找到弟弟的!」


一听到找不着弟弟就激动地否定了,看来弟控的心真的无分国界,审神者拍拍他的肩头作安抚


「所以今晚让他留宿,明天一早我们就放回原处吧,好不好?」


「那.....好吧.....」


都说夫妻互补,从前还觉得一起愈久会愈相似那种所谓夫妻相很神奇,然而轮到自己结婚只有两年已经切身感受到了。多亏身边的一期一振,别的她学不到,倒是学懂了他的忽悠功夫与对待弟弟们的方式,像以前药研的腿呢,她可是摸也不敢使力,现在也狠心起来了。


审神者扶着陷入拐了别人弟弟而不断自责的一期去澡堂,身後药研幽幽的看向她,可怜的揉着大腿


「大将.....都瘀青了....」


可惜当初的痴迷已经逝去,如今的她眼里就只有大哥了,她竟狠心得头也不回的说


「哎,自己去敷点药,我在忙呢。」


****


送了一期去洗澡,审神者折返去拿那把不明来历的短刀,打算给刀匠过目一下。


虽然说好了明早就把它放回原处,但今晚要如何安置也是个问题,要是被药研说中是妖刀的话,又或者更槽糕的是暗堕刀,这里灵气充足实在不能冒险,恐怕要请神刀们做点仪式求个心安了。


刀匠请她到锻刀房的和室,开始检查起来。那把灰黑暗淡的刀在他手中翻来覆去的仔细端详,检视着刀锷刀茎,审神者跟他说明了来龙去脉,可是过了二十分钟仍然不发一言,在一片莫名凝重的气氛之下,审神者终於说出了最感奇怪的事


「嗯......一期交给我时,真的感受到它是暖暖的,那种暖意不是捂暖了的感觉,而是好像从里面透出来.....」


「像有生命似的.....」


「对!像有生....咦!你也感受到了?」


用原本的白布卷好短刀,这次却恭谨地把它放到质料良好的坐垫上,刀匠抬起头来,神情却是前所没有的认真


「审神者大人,你大可放心,这把不是妖刀,而是送子刀。」


「哈????什麽送子刀??我只知道是送子鸟啊?还是一个童话故事!」


「送子刀是我们刀匠之间流传的说法,其实到现在也没有一个正式的说法,因为遇上的人不多,导致资料也很少。不过可以肯定的是能遇上送子刀的有缘夫妇,这刀只要一口来自付丧神的神气和审神者贴身怀着而不断吸收的灵力,十个月後就会得到一位半人半神的婴孩。」


扎根已久的观念遭到重击,审神者震惊得连环否认


「不不不,等等,你知道要怎样才能怀上孩子啊?要这样那样啊?再说不可能突然从一把刀变成人吧!!什麽送子刀是你骗我的吧!就像你限锻时骗了我十几万储备一样!!」


刀匠慢悠悠喝了口茶,往锻刀房抬了抬下巴


「那你怎麽解释炉子里蹦出来的人模人样呢?」


「我.....那个....不一样吧....他们至少有几百年历史....所以才是付丧神啊!」


「有一说法送子刀是流传了刚好一百年的刀,可是普通又毫不起眼,就像这刀无铭无拵,也没有来历,可能是普通人家传下来的刀,也可能是某位刀匠不甚满意的作品,所以审神者你能感受到暖意,那就是尚未成形的神气了。」


「那现在怎麽办?我.....我留它在厨房做万用刀切个菜做个帮厨?还是请石切丸做个神坛供起来好了?」


刀匠只是笑了笑


「既然审神者两夫妇与它有缘,何不试试怀刀十月?」


TBC


被我群引发的脑洞果然很有毒......


评论(43)

热度(2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