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源鄉鄉民

粟田口萬歲!

氣死人了

既然你掛了我也掛一下

我寫了這麼一大段居然榜上無名?????

是不是漏了????

喜歡你♥

那雙眼動人

笑聲更迷人

【深夜示愛明早刪】

超短期投票

一句

包丁還是信濃 (笑容突然變態.jpg

严正声明

本人对於最近在毫不知情以及非本人自愿之下,因为某些事件被人擅自引用及代表而洐生的误会,导致大家有不愉快的感觉,以及为其感到困扰的圈友表示抱歉🙇🙇

本人重申一次

1. 拒绝掺和任何与本人无关的事情,在不知底蕴之下更是无意与事件和人物扯上任何关系

2. 除非本lofter转载或推荐,否则所有以任何方式提及本人、声称出自本lofter的言行均不能代表本人意愿。

3. 本人绝无授权或以任何形式示意任何人能够挪用本lofter和本人的名号去作出/声言任何事情,任何从第三者口中代表/转述/引用并声称该为本人的言行,本人一律不会承认其为本人实际意愿。

到现在我还是难以相信怎麽会变成这样的局面,原本打算鸵鸟大家好聚好散,但是结果反而麻烦了我的群友们帮我到处澄清,也令小伙伴担心了,所以经过一晚思考後终於沉重地写下这篇声明。

首页可能被刷屏,再说声抱歉了。

我发觉文章的耻度和评论成反比了

那篇我下面给你吃的评论区跟平时的画风不一样啊😂😂

嘿嘿嘿我就知道你们害羞了对不对♥

夜阑人静 R18

【老司机集体飙车】岩清水企划

一期一振x女审神者

注意:女攻成份,彦页 面 马奇 乘,如有不适请尽快离开

链接在评论後排

会在後续

老司機們飆起來!!

岩清水快閃企劃來了!

也是懂的懂,不懂的我唯有嘿嘿嘿的乾笑飄過

好了新刀不是叔公

是眼镜仔新八(´<_`)

我我我都不知道该高兴那位眼镜仔不是叔公还是失望於新刀不是叔公好了.....ORZ

伤心得我还是找一期疯狂啪啪啪忘了这件事儿好了

桃源乡

一期一振x女审神者

一个捉奸在床的故事

这是我家的一期所以OOC是难免了

友人 @Schatwy暗影龙君 家的一期一振有出场

尾段彩蛋用意念@某位( ͡° ͜ʖ ͡°)


****


「一期一振!你到底开不开门!」


..........


「好啊,都会恃宠生娇了,你不让我进去我就去外面睡!别人家的一期才不像你一样腹黑小气!」


我忿恨的一脚踢去自家大门,换来的却是一阵锐痛自脚尖窜上脑门,痛得我蹲下捂住鞋头。


一阵热意涌到眼眶,酸酸涨涨的,都不知道是太痛还是自觉太委屈了,才一眨眼豆大的泪珠就掉到手背。


我赶紧吸一吸鼻子,随便用袖口擦擦眼泪,给自己打气


「不行,现在才不能哭!怎麽能在这个鬼影都没有的地方哭呐!要哭就要在温暖的怀抱中狠狠哭一场!」


抱着如此宏大又明确的目标,我马上站起来看看手表,时候也不早了,要是去好友的本丸借宿一晚的话就该起行了!


****


然而当我顺利抵达好友的本丸时,已是晚上十时了。


「唉,这个时间点,莫说温暖的怀抱,连人影都没有啊.......」


失望透顶的我忍不住嘟嚷几句,顾及这个本丸的大部分刀男都比较早睡,从後门进来的我小心翼翼地踮起脚尖沿着廊下走,打算不惊动任何刀刀首先潜进厨房偷.....呸,是拿取那块上次拜访时剩下的蛋糕回到工作室享用,然而正当我的手指头一碰到冰箱的把手时,彷佛触动了什麽隐藏警报似的,背後突然吹起一阵凉风,我赶紧扭头一看,只见一团白布迅速掩至......


「啊唔唔唔!!!」


披着白布的男子一巴掌捂住了我的嘴,我定睛一看,终於认清了来人,赶紧闭嘴动也不动


「失礼了。」


这个本丸的常任近侍山姥切国广放开了手,朝我躬身行礼


「没事,是我眼神不好啦......」


「那个......您能不能有一次不要这麽.....偷偷摸摸的?我不好迎接啊......」


他拉了拉额边的白布,从金发之间盯看着我的眼神透出浓浓的无奈,我抓顺耳侧的乱发陪笑道


「大家这麽熟不用迎接什麽的!那个我习惯了.....溜後门进来比较有安全感,而且本丸的构造都是差不多啊,从後门拐个弯就是厨房,晚归的时候顺手拿点吃的攥在兜里再快步走去工作室,基本连近侍都逮不着我,回避MAX!」


边做着动作边解释的我不期然得意起来,没办法了本人墙头多正宫又凶,虽然自家本丸还是有刀刀可怜我会应我的门,可是上次限锻後......总之现在就是粟田口的天下啊!不走点小路难道要我每次都撞上枪口吗!


不过山姥切听後显然有点不好意思


「您在这边大可以从大门进来,毕竟过门是客,而且在主人有事的期间,多亏您的照应才令这里......」


「行了行了,被被你就别说客套话,看你的头顶快要冒烟了。」


面对突然的称赞而感到不知所措的我扬扬手连忙打断话题,眼前恨不得把白布都盖住红彤彤脸蛋儿的山姥切才稍微缓过来


「嗯.....所以我们都会配合的,您高兴就好了.....」


嗷!我看到天使!这样的被被也太可爱了!


花痴之馀不忘敬业,我立马掏出手机拍了几张捏住布边两颊通红的被被按下传送键。


#朋友,你家的被被超可爱!


收好手机,我主动接回话题


「好了,刚才你说过我高兴就好了对吗?」


「嗯。」


「反正我有点饿,能不能煮个面给我吃?」


山姥切点点头


「好,那请您先出去坐一下吧。」


「谢谢。」


趁着等吃的空档,我先到工作室处理一下公务,甫推开门便看到两大叠文件整齐的放在案内,数量果然比上次多了一倍不只。


坐下来拿起最新一份政府报告翻看,第一页便是挖地的资讯,现在进行的活动只有五十层,但这次新实装的毛利藤四郎的出货率却低出新境界,令广大审神者叫苦连天,而我一个亚洲血统也不奢望能把新弟弟接回来,一心一意只想在二十层挖个後藤,然而至今仍不成事......


翻到印着後藤立绘的那页,摸着上面还散发新簇簇油墨味的彩图,想到自家那页都被我摸得褪色了,心里忽然有点戚戚然


「唉,算了算了,都是命啊。都第三次了,你还是不来.....」


叹了口气翻过页去,适时响起两下清脆的敲门声把我开始消极的思想都刹住了。


「审神者大人,你的餐点准备好了。」


「进来吧。放在那边可以.....咦?」


当我抬头一看,才发现捧着宵夜进来的不是山姥切,而是一期一振。


「打扰了。」


看着他小心半跪下来,在小矮桌放下餐盘,我挑挑眉问道


「山姥切呢?」


「他去了迎接远征部队,刚好在廊下碰见了我,於是便请我替他把餐点送过来了。」


「喔.....一期你还没睡啊?」


「刚刚照顾好弟弟们,也差不多了。」


怪不得还穿着内番服,可惜了,我还想看见身穿和式寝衣的一期呢。


「那麽,慢用了。」


摆好碗筷和汤匙後,一期朝我点点头便打算动身离开。


在他站起来的一刹,我倏然抓住面前的衣摆,感觉到他马上微微抖了抖,似乎是被吓着了。这时才意识到自己可能太大力扯着他,我尴尬的放轻了手劲,他也是好脾气,就保持这样的姿势缓缓重新跪下来,贴心地询问


「请问还有什麽吩咐吗?」


不知怎的,同样的脸容明明在自己的本丸也是日夜相对,虽然这位笑起来比较温柔比较含蓄比较暖,可是也不至於令我开始心跳加速手心冒汗脸颊也变得热起来吧?!


「呃......」


我支支吾吾的僵住了手,也不敢对上他那双柔情似水的金瞳。


其实我也没准备好怎麽问,虽然我一开始是打着既然自家一期不能给我温暖就去蹭别人家的一期这样的如意算盘而深夜拜访,平时在自家本丸也不羞不躁的,但实际上面对面却怂了,而且这里终究都是别人的本丸,尤其人家一期也要去睡了,总不能留难对方......


「要不我先留下来听令好了。」


在我纠结得不知所措时,一期无比自然的靠着桌边坐了下来。太厉害了这把刀,心思慎密处事圆滑,只要轻轻的说一句便把凝在空气中的尴尬化解了,我连忙点头接话


「就陪我一下,我很快就好了。」


不好意思要一期陪我任性,也生怕耽误他的休息时间,我赶紧拿起筷子开动了。只是一碗洒了点葱花的普通素面,可惜依然考起了无能的我,从小就怀疑筷子与我的八字不合,尤其在吃面的场合,怎样也用不来,於是平时就避开了拿筷子,只用叉子把面条绕着来吃了。结果现在也只有一双筷子,唯有用着吧,好不容易才夹住了几条面条,颤巍巍的以汤匙扶好,才一凑到嘴边,冷不防又溜回碗里,带起的小汤花还溅到脸上来,宝宝心里苦,依然也得擦擦脸再接再厉,可是重复几次徒劳无功,一条也吃不到的时候,眼眶一热,重重地啪的一声放下筷子,再也忍不住发脾气了


「连吃个面都欺负我吗!都不知道走什麽倒霉运!今天还真的没一件事顺心的!!」


既然憋不住索性放开了,也不理会旁边的一期怎麽想,一股脑儿把冤屈气都发泄出来


「我已经三天都回不了去,现在饿惨了连面也吃不了.....」


「工作了一整天,下班立即赶回去,谁知这麽狠心没有人给我不开门,现在到底谁是主人了!」


自知气得破口大闹的样子应该怪难看的,万幸的是一期不嫌弃,他凑近来轻轻拍着我的背安慰着,不过这个动作倒是刺激了我


「呜哇!为什麽别人家的都这麽温柔!!」


两眼一闭豁出去了。我转身一把抱住了他,紧紧的,恨不得连脚都缠上,不顾一切的直往胸口处埋,听着同样有力的心跳声,差不多的体温,甚至令人怀念的安慰方式,记得早期他也是这样把温暖的手心捂在後脑勺,静静地一下一下的拍着背,传递着只有他才能给予的安心感......


唯一不同的是气味吧,我仰起头逐点挪近肩窝与颈侧的交界浅浅地嗅着,肌肤温热的散发着沐浴露的清爽香气,仔细一点还发觉涂上了某牌的须後水,无论外表多麽相似,但果然完全不一样呐。


待头脑渐渐冷静下来,我深吁一口气放开了手,却瞥见一期胸前的一小滩泪痕,我涨红了脸道歉


「唔!对不起.....那个弄脏了你......」


真没用,流了几滴眼泪连鼻音变得浓重,说话都讲不清楚了,我只好指指对方示意,一期会意低头一看,然後伸手往桌子上的面纸盒抽了两张面纸摺成方形


「失礼了。」


「什.....麽,欸?」


他突然抬起我的下巴哄过来,吓得我慌忙眯起了眼


「请您别紧张,马上就好了。」


早说过一期一振的声音有莫名魔力,我立刻乖乖的放松了表情,他轻轻印去脸颊上的水痕,微凹的眼角位也仔细的照顾到。


久违地遇上被宠爱的感觉,实在令我怪不好意思的


「其实你不用对我这麽好......我又不是你的主人,真的不用这样......」


「面对这样的您,我无法放置不理......您不必感到难为情,就当我喜欢照顾人吧。」


才刚刚替我抹了乾净脸,一期转头又捡起被我摔在托盘的筷子,先摸摸汤碗,然後一手拿好汤匙,夹起一小撮面条放到匙子上,递到我面前


「虽然糊了一点,但应该不会烫嘴了,来吧。」


我迟疑的不敢动,他再抖一抖汤匙,还发出啊的一声示意张嘴


「啊.....」


别人家的一期!!简直要命!!


「我....我又不是小孩子,下次拿个叉子给我就行了!」


虽然说得好有道理,不过我还是顺从的张口给喂了,毕竟享受由一期一振提供残废餐的机会不多啊!


****


「主上,我来接您回去了。」


「所以啊......啊???一期??」


听到和室门口响起无比熟悉的嗓音吓得我立即坐直了身子,慌张的看着站在纸门旁,面容僵硬的一期一振。


现在晚上十二点半,我被自家的一期一振目击到本人正舒适惬意地枕在别人家的一期一振的大腿上,彼此笑意盈盈的谈天说地,而且恰巧被我枕着那位的手指还梳着我的发......


完蛋了,看一期笑成这个样子,他绝对生气了。


「你怎样进来.....」


啊!这是什麽鬼问题!说完我都想抽自己两巴掌,不消说一定是山姥切放他进来啊!


「主上,马车已经备好,我们该回去了。」


是是是,走走走,我又没说不走大哥你肯让我回去我超高兴的可是你能不能收俭一下那些快压死我的低气压我真的怕啊!


我仰起头,看着似笑非笑的一期一振逐渐靠近,他每走一步,无形的压力就逼得我往身後另一位一期再挨过一点,到最後他走到我面前的时候, 我已经陷进别人的怀中,也不敢看头顶那位的表情,唯有死盯着眼前的鞋尖。


一期蹲了下来


「主上,请把手递给我。」


该来的始终要来,我暗叹一口气伸出手,谁知接着发生的事令我超级後悔,他居然用力的拉过去,直接像扛大米袋一样无比顺畅的把我扛了上膊。


怎麽不是公主抱!!你搞错了什麽啦!!!


这下子简直颠覆了我的常识,就在我震惊得脑子卡壳时,一期已经扣住了腰,提气扛稳了站起来


「唔啊啊!!!!」


突然整个人离地的恐惧使我放声尖叫,本小姐从没试过被人扛起的!太失礼了!


气得我哪顾得上什麽主人威仪,握起拳头就胡乱地朝他的背捶下去


「一期一振!放我下来!!我告诉你我刚刚吃饱,不想我吐你一身就马上放啊?!」


冷不防臀部传来的痛感让我立即僵住了手,这次比被扛起的冲击大上一百倍。


「那麽请主上就别乱动了。」


他怎麽能这样!我完全难以置信我的刀会这样做,还是当着别人眼前。


什麽面子都丢光了!!


不只捶他,我连脚都蹬踢起来猛烈挣扎


「你.....你居然打我屁股?!你居然像对付小孩子一样打我屁股?!啊!!又来!」


怒骂不果,该死的他竟然还扬手再落下一掌


「我说了主上乖乖的不要再动了,很危险的。」


我能怎麽办,我也很绝望啊!腹部受压的感觉已经令我有点想吐,这也不是重点,现在更难堪的是这个被动的姿势和刚才两下的拍打,他的手还压在我的腿後不许我乱动,满满的屈辱感深深刺痛着我。可是为免再招来下一掌,而且我相信可恶的一期一振必定会说到做到不留手,万般不甘也只好如他所说的选择动也不动装米袋了。


「那麽,我们先告辞了,深夜来访打扰了。」


即使肩上正扛着人,亏一期还能鞠躬,微微坠後的倾斜感吓得我马上揪紧他的授带


另一位一期也开口道


「客气了,期待审神者大人再次来访。」


「再找个时间吧,不过下次来的话一定是大白天了,而且还是两位前来。那麽,晚安。」


****


「呜呜呜......一期一振你变了,从前的你只会公主抱,哪会这样粗鲁直接把我扛上肩.....你到底从哪儿学会这招的!」


「演练场.....真是能精进学习的好地方呢。」


「......难道从某一位对手那里学会的吗?到底是谁!!」


「秘密。」


END


ps 那位交流好对手是三日月宗近


再ps 那位是一位名为姬歌的女审神者的三日月宗近


一定是姬歌那位教坏我家的一期QAQ


他以前都不会关我的嘤嘤嘤。・゚・(つ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