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源鄉鄉民

粟田口萬歲!

欸欸欸!!

lof連評論也吞了!!

連回兩條好活大器都吞了!!

lof是不是自卑心作祟了!

悄悄问一下......

一期的团子语音只有我觉得他笑得一整个就是婶婶把完全不合口味的团子喂到嘴边但又不得不吃, 只好假笑说着客套话吗!

其实哥哥你真的不用勉强啊毕竟应该没有谁比你笑得更尴尬啦😂😂😂

那几下笑声吓得我以为认错正宫了(。

嬸:聽說是撈龜甲玄學......一期你就配合一下吧。(說完溜回工作室

一期:呵呵有本事你就別給我鬆綁

做了一只兔兔月餅給草莓哥( *´艸`)

刮刮乐

日常!性!騷扰草莓哥1/1

好孩子不要学

混更

走在廊下,才一走过转角处便看见粟田口的大哥和跟在他後头的短刀弟弟们正迎面走来。

排行大小有序,不徐不急的步伐令人不禁赞叹,整个粟田口不只外穿军装,恐怕里头的锻练也极好,否则大家怎会连步姿也是走得威风过人,简直赏心悦目。

尤其是为首的一期一振,冷静得体,自从刚刚跟我对上了眼後便一直面带微笑,我喜欢他笑起来够真,苹果肌向上提,两眼眯眯的鼓起了一点点卧蚕,目光柔和得像快要渗出水来,甚至令我总觉得本美少女在他的视角下一定是镀上一层比任何修图软件都要失焦糊化的柔光,仙气十足。

只可惜我长歪了脑子偏偏想在这种时候搞个小小恶作剧,我发誓真的非常小,就只是我从前还是上学的青春时期玩的小把戏,以一根手指刮向连衣裙校服的後背拉链,被拉开拉链的错觉总惹得娇羞的女孩子们面红耳赤的尖叫连连,实在是低风险高回报的最佳例子。

眼见我们之间的距离愈缩愈近,我尽量绷紧表情,压下意欲欢快地上扬的嘴角不露一丝异样。

还剩下不到一个身位,那位还不知自己即将面临考验的付丧神更是停住了脚步,恭敬的对我低头行礼,侧开身子好让我先行通过,我的手早已准备就绪,正当快要擦身而过的时候,在窄小的过道上抓住双方距离极贴近的那一瞬间,我伸出左手食指精准地落在西裤的拉链然後往下方迅速刮去......

「唔!!」

裤链被拉开的错觉令向来冷静的一期一振也失了方寸,几乎是反射性的捂着裆位弯下腰来冷汗连连,吓得身边不明所以的短刀们纷纷围了上去焦急的问道

「一期哥怎麽了!」

「欸!一期哥的脸很红啊!」

「是不是发烧了?」

「一期哥撑住别有事啊!」

「主人!一期哥不行了!请你快点看看他吧!」

听到後头的脚步声,憋笑得肚子痛的我赶紧装作不听不在不知,一溜烟的飞快逃掉了。

碧蓝的关系,突然想撩被被

婶:被被被被过来一下。

被被:怎麽了....别又说我漂亮了....

婶: 来嘛,近一点,再靠近一点。

(专注地盯着被被的眼睛,被被难为情的躲开视线)

被被:别盯着我看......到底怎麽了。

婶:被被的眼睛好看是好看,但是没我的好看。

(得出跟平时不一样的答案,被被反而愣着了)

被被:......啊??

婶:因为我的眼睛里有你,当然是最好看了!

被被:( ☣///_ゝ///☣)







你們......就這麼不想撈龜龜嗎😭😭

好不容易到王點卻掉線

現在還黑屏了orz

已經不求新刀了還這樣對我😭

我湊個熱鬧.....

該不會一面倒說我有毒的吧😂😂😂

明歆_这是刀剑的子博:

哎哎哎,我是什么样的?我是御姐是不是!是不是!!

阿天_别说了:

哼,没人会说的吧。
明天删好了。

糖风:

……嗯……想玩,有人理我吗(蹲)没人理我那下次更新时删掉QVQ

阮同尘:

我…我也想…(眼巴巴)
有人理我吗?没有人理我就自己删掉…嗯…

木木木木:

画手同理?!明早起来删。期待大家对我的印象【安详

红烧兔、:

其实我对这个问题并不好奇,只是它一直挂在我的首页里,就很让人想凑凑热闹【……】

歪??有人理我吗??


不是更新,会删_(:з」∠)_


变态十:

那<>……那个……有没有人呀……没有人我等会再问><…(别吧)

yoyou:

那个……有没有……咳咳……(没有的不存在的)

一只君瑾:

我也要玩儿!有人给我评论吗(可怜兮兮)

姌子:

那个……拜托,有人理理我吗🙏🙏🙏🙏🙏🙏🙏

清晗:

那个……有没有……

檎遥:

再转一次。

〇〇亨利贞:

有没有小天使愿意评论一下,比较好奇自己写出的感觉和给别人带来的感觉是否一致。

檎遥:

请……请告诉我!

蛋人美:

好,好的,我也想玩一ha!

笙歌慢:

非常好奇!

真的没人来告诉我从我写的文里觉得我是个什么样的人吗!

有人玩吗!

没人……没人我过会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