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壁深夜食堂的老桃

主產刀劍亂舞乙女肉,腦內全是黃色污料,喜歡調戲刀刀

大家好, 我是毒奶桃


本桃由年頭奶到年尾,今年最後一把新刀仍然不是叔公


這遊戲沒法子玩了,太消秏熱情了 ​​


嚶,有沒有人跟我吹捧長義

逛了一圈長義tag乙女向的真的少......我寂寞我空虛

現在內心全是可愛帥氣要死了循環播放十萬遍, 完全想不出別的形容詞

我真的愛死了這位傲嬌小帥哥!

沒人理我就晚點刪了(¯∇¯٥)


由上篇洐生的修羅場腦洞

「看樣子似乎是得到了不少教訓呢,接下來就應該安份守己了。」

倚在手入室門框的山姥切國廣如此說道,他從不是幸災樂禍的人,不過今次不得不說,的確是活該。

坐在榻榻米的監察官仍然無視站在門口的那位金髮男子,他故意伸出纏了白紗左前臂打量著,語氣輕挑的說道

「你們愈是這樣的態度,她只會愈是緊張我,這個就是最好的證明了。」

前臂的那條被刀劃傷的傷痕是五天前留下的,由審神者親手包紮處理,現在開始結痂了。皮開肉綻故然是痛,可是她的溫柔卻是效力最佳的止痛藥,他當然喜歡時常親近了。

山姥切挑起眉,抱臂環胸冷哼一聲

「哼,真幼稚,竟然還用這種方法去吸引注意。不過你的伎倆也僅止於此了,畢竟說到底我是屬於她的刀,而你卻什麼都不是。」

監察官聞言抬頭望向與他有幾分相像的青年,曖眛地笑了起來,笑得清透的藍眸也微微瞇起

「完了任務之後大家到底有沒有機會再相見,現在怕是言之過早了,不過往後的事,誰知道呢......」

~~~

改天再寫寫看吧,

接下來我還想分(吹)析(爆)可愛的本本,當然是個人流的了

掀起你的盖头来

山姥切长义×女审神者

题目又名初始刀教你做刃(。)

有all婶倾向,重度沙雕,私设一堆,ooc不可避


事先声明我真心爱本本!绝对不是黑粉!


这篇的长义是还没成为审神者的刀之前,以时政监察官的身份在本丸里留宿的小故事,所以个人理解这时长义的身份还是比婶婶高一点,婶婶对待他的态度就是不能随便应付的客人,然後本丸的刀剑则对长义有着巨大戒心。


另外私设监察官时期的长义是知道被被的存在,以及羡慕嫉忌被被能有自己的主人和得到爱惜。


再说一遍重度沙雕,请做好心理准备。

*********************

转眼便踏入了深秋时份,晚上穿廊而过的风明显比早两个星期前添了不少寒意。这个本丸的刀剑男士们一向习惯早睡早起的作息,平安时代的老头们,大多看完电视洗个澡便开始回房了,那时也只是九点而已;时针往後推移一格,便到一众短刀被他们的哥哥或监护人开始喊着停止游戏机,然後把一个个赶回睡房,就算是喜爱摸着酒杯开怀畅谈的几位酒鬼们也甚为自律,不过半夜十二点都自动回去就寝休息了。


然而审神者的作息则不定时了,工作量的多寡当然有影响,在月底踏进要呈交报告的死线区时往往一边惨兮兮地嚷着我这条劳碌命注定终身熬夜,一边顶着黑眼圈伏案写写画画。但是其他时候却是因为季节起了关键性的指标,审神者夏天总是爱晚睡,也是难怪的了,夏天夜晚的活动特别多,一会儿搞祭典一会儿组团去看萤火虫,再不然吃完晚饭,出去逛街顺便吃点餐後甜品例如刨冰之类。


如此一来,一轮玩乐後回来就要培养情绪睡觉也是显得颇有困难,於是更有藉口推迟就寝时间了,这一项特点成为各位近侍们分别记录在审神者作息日记本上的共同资讯,好让大家在不必要的熬夜时候善意提醒审神者该去睡觉了;不过一到了渐转寒冷的秋冬却相反了,审神者用过晚餐後几乎都待在温暖的寝室,通常这样自闭了不到一小时就自动自觉钻进被窝了。


於是按照上述的定律,今晚既不用赶死线,而且天气也转冷了,审神者理应早就在裹好被子与床褥紧密黏着誓不分离,可是近侍加州清光居然在深宵一点的长廊转角处捕捉到审神者的背影。


审神者还是身穿象徵工作服的红白色巫女服,左手笨拙地揽抱着一坨几乎把她遮去了半身的大棉被,虽然那棉被已是折叠成比较细小的体积,可是实在太厚了,女性的话平时都需要双手抱着才不至於太过狼狈,但现在审神者的另一只手也没闲着,她右手上正拎着一个碟子,上面盛着两个裹着保鲜膜的手握饭团,正鬼鬼崇崇地以木柱作遮掩,探头往那一间仍然透着灯光的客室张望。


「搞什麽啊......这麽晚还不睡......别让我猜中是去找他啊......」


清光不由得皱起眉头嘟嚷几句,虽然他自己也没有睡,正是冒着寒意伫立在能够看到那间客室同时又可以好好隐藏气息的最佳位置监视着,那间客室里的人跟以往被审神者邀请留宿的亲友们不同,那些人都是清光认识的,当然没需要特意在夜间监视了,然而这次的所谓客人却是名符其实的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野男人。


那个男人自称是时政派遣过来的监察官,上星期突然出现在本丸,审神者也被吓了一跳,阴沉神秘的披着白布让人看不清他的样子已经令一众刀剑男士戒备起来,语气冰冷的讲述有关聚乐第这个新任务的内容,还以命令姿态吩咐审神者准备好之後就马上出阵云云。


虽然很快审神者便从迟来的政府通知信中得悉那位监察官是真正的政府人员,目的就是在新任务中一直监察和评核审神者的工作能力和刀剑男士们的作战成果,然後在任务完结的时候就会作出相应的评分,但是只有被评为优等的审神者,政府才会给予通过和颁布奖赏,要是获得优等以下的结果便要重新考核一遍。审神者对於如此劳民伤财的悲惨下场当然想尽量办法避免了,於是接下来的每天除了费煞思量新的战略和布阵,还要分神礼待已成为座上客的监察官,在故意献殷勤与太过怠慢的待客态度之间小心地拿捏得宜,希望最後结果怎样也好,总能让男人稍微多加一点印象分吧。


由於今次的任务情况特殊,监察官白天要随队出阵而晚上则回来本丸整理报告,所以审神者也特别准备了一间客室让他处理工作和晚上留宿之用,不过对於近侍兼初始刀清光和第一部队的刀剑们擅自轮流监视客人的一举一动这件事,审神者自然是毫不知情了。


打刀出色的隐藏技巧使得清光能悄悄地朝目标移动,当他的手从背後搭上审神者的肩头时,还没来得及发出唷~的一声,对方便已经吓得整个人像猫咪那样弓起身来,大大的倒抽一口凉气。


「!!!!」


「抱歉抱歉!是我啦是我啦.......」


没想到对方居然会有这麽大的反应,清光顿感不好意思的连番道歉,一边轻拍着审神者的背好让她顺顺气,然而当他瞄到审神者揽着的厚棉被与身体之间原来还夹着个大号保温瓶,这就想起怪不得她刚才走路的模样如此别扭,那张温柔的脸孔便瞬间扭曲了,清光难得地激动嚷着


「你你你怎麽还拿着保温瓶!!拿被子拿点心还不够吗!那个野男人有什麽资格要我可爱的主人半夜不睡觉跑去为他准备茶水点心!还有这张被子是怎麽回事?是他要求的吗?他要勾引我家主人一块儿睡了吗!!」


这番话听得审神者杏眼圆睁,连忙摇头否认


「你你你别乱说!哪有这回事了!还有小声一点别吵着人家了......」


审神者半推半挤的把清光逼着往後退回月光都照不到的暗角,要不是此刻没一只手空闲,她铁定一掌捂实了黑发青年的嘴巴把那些恶意揣测统统堵回肚子里去,就怕刚才的说话会传到监察官的耳中,可惜这举动显然又再惹起清光不满


「呵,现在为了那个野男人吼我了是不是?我是你的初始刀啊,来了这麽久你都没有像这样大声地叫我闭嘴.......」


虽然惊魂未定,但她也得安抚这位忽然耍脾气的近侍,她垂头叹了口气委屈地说道


「对不起嘛.......我不是这个意思......这些东西都不是监察官先生要求,而是我自己准备的。只是想起今晚天气转凉了,监察官先生那边好像没有厚被子怕他着凉,於是打算拿一张过来备用看看他有没有需要;当我走过来的时候突然想起客室的热茶他提醒过好像用完了却还没添新的,於是拐去厨房盛了一壶热茶,再然後又想一想,这麽晚了他要是还没睡的话说不定会肚子饿,所以顺便从冰箱取了两个饭团翻热後一并带过去......就这样了。」


清光听罢忍不住揉揉眉心


「唉......果然是主人的作风啊,还是这麽爱照顾人,可是对於不明来历的家伙太过温柔的话迟早会吃亏的。」


「虽然当初我也觉得有点害怕跟他接触,不过监察官先生住进本丸都快一星期了,渐渐看来也不是什麽奇怪的人就是比较沉默而已,自己作为主人家还过於冷淡的话有点於礼不合啦......」


还有他安静下来的身影总觉得有些落寞让人不期然想去关心一下......这句话审神者当然识趣地闭嘴不说,不然已经紧张得警铃大响的近侍大概要禁止她再独自接触监察官先生了。


「啧,反正我看他混身上下都散发着可疑气息,老是整天把你单独唤到一旁不知道说些什麽话,在我看来根本有意隔离近侍,这样也太危险了吧,万一发生什麽事......算了,不说那些事了。倒是说回现在,你手上这些东西要不让我替你交给他吧,先不说这种服侍人的事情本来就应该吩咐近侍代劳的,更重要的是女孩子深夜走进陌生男人的寝室也不安全,在情在理,由我把东西送过去真的是最合适不过了。」


清光话语刚落便伸手作势接过审神者手上的物品,然而审神者却退後一步缩开了,随即对上那双微眯的红眸,意识到眼神里翻滚得快将满溢出来的不爽害她不禁咽了咽口水嗫嚅道


「还是......让我送去好了,总不能每次都让近侍帮忙......呐,不然你想想,天气寒冷时有人贴心地送上厚被热茶,做点小事能让对方心情好的话好感也会上升啊,万一有什麽事这些好感度就是用来救命的了。」


清光面有难色


「这些我都知道,可是我不放心啊.......」


「我就进去把东西放下,很快就走出来了......」


看见清光的神情稍有犹疑,审神者赶紧再放软声线撒撒娇,她深知这位近侍最受不了这套了


「好嘛好嘛,清光,就这样好嘛,你就在这里看着,不会有事的......」


最终被踩中弱点的清光还是拗不过审神者,只好无奈地点点头答应。


「那我就在这里等你,要是十分钟後看不见主人出来我就冲进去了,到时候休怪我无礼。」


「嗯嗯!好的!我什麽时候都说清光最懂我心意的了!」


得到近侍的肯首,顺利解决了眼前的难关,审神者终於露出欣喜的笑容向清光道谢,然後便转身快步朝监察官的客室走去。


***************


「晚上好,监察官先生,我是审神者,请问可以进来吗?」


........


没有得到预期中的回应,跪坐在障子门旁边的审神者唯有再次轻唤一声


「监察官先生,请问可以进来吗?」


........


「怎麽都没反应啊......难道不在这里?」


审神者狐疑地喃喃自语,决定又再挪近一点,不动声色地把纸门拉开一条小缝,从缝中窥望室内,不消一刻便发现那边工作用的矮桌有个披着白布的人形物体动也不动的伏在案头。


「欸.......睡着了吗.....那麽我只好擅自进来咯......不好意思打扰了......」


她慢慢推开木门框,为免惊醒监察官所以门缝的宽度并不会太大,只足够刚好让自己进入而已,然後快速地将棉被饭团和热水瓶搬到室内,便再度关上门了。


然而进到室内又出现一个问题了,趴在矮桌睡着的男人明显没还意识到现在有人进来,还是完全保持跟前几秒一样的姿态,如此一来,之前审神者预想过会出现的场境以及应对方法也全部派不上用场了,就像原本排练好的对手戏到了正式开演踏上舞台时才惊觉那是独脚戏了。


对此她感到苦恼,应该按照原定计划一样把东西悄悄地放下就退出好了?可是这样岂不是违背了当初自己辛苦抱着棉被过来就是怕他着凉的初衷吗?不过看着眼下这个情况要他自己爬上床然後拿过被子盖好也是不合理......


所以应该替他直接披上棉被比较好?可是他已经披着白布了,那麽白布是不是应该先脱下?完了,我又没看过山姥切睡觉有没有披着白布不然可以当作参考也好.......算了,我还是就这样披上去了,反正没看过监察官先生脱下白布样子,还是不要多此一举......


一番思想挣扎後,纠结完脱不脱白布问题的审神者把茶点和保温瓶放在桌子旁的托盘上,然後抱着棉被小心翼翼地绕过几本堆放在地上的册子,打算从监察官的背後轻手轻脚地替他盖上棉被。


厚实的棉被比普通薄毯更要花心思调整角度,才会变得稍微贴合人体的曲线达至保暖的目的,为此审神者只得一边踮起脚尖避免踩踏到监察官那些垂落着地的衣饰,一边弯着腰努力地将搭上肩头的被子掖好。幸好整套堪比走钢索那般超级考验平衡力的动作最後顺利完成,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因为材质的厚度和形状的关系,使得容易受凉的脖颈位置还是没能被厚被覆盖多一点,无论她怎麽掖好被角使它听话地贴服在脖子,然而一但松开了手,那块顽固的被角又马上翘起来了。审神者索性走到监察官的身旁蹲了下来,再度尝试轻轻拉扯被角调整一下,不过她的指尖还没碰到被子之前,目光却已经被白布半遮半掩的容颜吸引住了。


监察官是侧着头,以手代枕的伏案而睡,使得审神者能幸运地一窥从白布边缘那张露出来的侧脸有着高挺的鼻梁和冷淡的薄唇。自监察官出现在本丸已有一个星期,还没看见他故意隐藏起来的容貌,那件像罩袍一样的白布使他从头到脚都笼在一片神秘阴沉的氛围之中。


她忽然好奇起来,这到底是怎麽样的一个人?趁着这个大好机会,动了歪念的审神者大胆起来,凑近上去压低呼吸,指尖挑起盖住了大半额头的白布往後撩开,在灯光下露出的一头银灰色的短发,如黑夜中高高挂在天上的月晕透出细润柔美的光芒,几缕发丝拂在线条优美的颔边,闭上眼也能得知眼窝又大又深,睫毛纤长浓密得像画了一条银色的眼线;指尖轻轻的地划过额发下的俊秀眉毛,从微陷的眉头到突高的眉峰,再贪心一些往下连脸颊处耸起的颧骨也不放过,指腹所感受到的肌肤软糯细腻,皮下的骨骼起伏与配搭得宜的五官即使不谙什麽面相骨相也自然知道那是得天独厚的作品,她忍不住低叹一声,


「原来是位美人呢,唉,你怎麽就跟山姥切一样,明明这麽漂亮还要用布遮住自己,难道你也是不喜欢被人称赞......哎!!!」


指尖还刚刚停留在脸庞,冷不防下一秒手腕就被人扣住了,动作太快了审神者根本反应不来,连惊呼声仍困在喉头之际,完全清醒过来的银发男人便已经把她顺势推倒在地。


眉头微蹙而且一脸警戒的监察官沉声问道


「你在做什麽啊......」


双腕被紧扣按压在耳边,男人跨开双腿把自己禁锢在身下,彼此的胸口都快要相抵了,他略显急促的暖息也清楚地缠绕在鼻尖,完全被当作是可疑入侵者那般粗暴对待,她应该感到惊恐,应该尖声呼喊求救,应该拼命挣扎而不是这样坐以待毙,然而这麽理想又理智的行动还是想想好了,实际上的她一张口就情不自禁地说出跟当下气氛极为违和的一句


「啊.......真好看......原来眼睛是这样的颜色啊,像蓝宝石一样呢......」


监察官不由得怔了怔,一直以来围绕在身边那些各色各样的赞叹当然听过不少了,可是像眼前这位女子那样落在难堪的处境还置身事外,微微睁大的眼眸彷佛着了魔般注视着自己,他甚至专心一点还能看到映在对方眼瞳的两个小小的人影,然後发自内心的由衷地赞美,还真的第一次遇到。


这人太有趣了。


「虽然眼形不同,不过这角度看来跟山姥切有点相像......」


仍自顾自盯看着美人的审神者小声喃道,监察官却忽然不屑地啧了一声


「那家伙根本不能跟我相提并论......明显是我比较优秀吧.....」


说到这里,监察官似是想起了什麽,那张本来就绷紧的脸容变得凝重起来,他抿了抿唇後继续说道


「而且那家伙比我幸运得多了。」


审神者又看到了,就像一如以往的即使他极力以白布把自己隐藏起来,她还是捕捉到那一闪即逝的愁绪,现在的他看起来躁动难安而且相当不满,可是刚才语气和神情分明透露着莫名的不甘。


她没接话,双方都忽然静默下来,大脑也好像受到这种古怪的气氛影响似的运转得极其缓慢,审神者想说些什麽但是看着这样的一张陌生又美丽的脸最後还是什麽都说不出口,而且监察官也只是继续盯着她没有丝毫放开自己的打算,手腕依然贴在榻榻米上被扣得牢牢的......


直至客室的纸门响起了遭受破坏的噪音,这时才如梦初醒的审神者瞬即脸色大变,脱口急呼


「啊!!糟了!你快开我!」


她赶紧挣扎着要脱离男人的钳制,可惜还是来不及了,紧接传来的是由最熟悉的声线发出的吆喝


「公务搜查!!!里面的人给我.....你这色狼到底在做什麽啊啊啊!!!」


审神者扭头一看,此刻清光的背後彷佛烧起了熊熊烈火,只会出现在战斗中的凌厉眼神锁定了还压在她身上的监察官,清楚地传递出一个讯息ーー老子要宰人了,你是逃不掉了。


「可恶!!竟然胆敢这样对我的主人,给我去死吧!!」


清光压低身子,手往左边腰间的刀柄一搭,刚刚还贴着鲤口边的拇指一推刀锷,拔刀出鞘。


惊见清光是动真格了,高举过头的闪耀银光随时就要砍下,好不容易才按住矮桌摇摇晃晃地站起来的审神者连忙高喊着阻止


「慢着!不是这样的!清光你别冲动啊!!」


「主人你先退开!!这是认真的啊!」


「不!!!」


迅猛的刀光几乎与审神者的尖叫一同落下,然而清光的那股狠劲并没有成功砍杀敌人,反而响起了金属碰击的清脆声音,那一刀劈中了另一把出了半鞘的刀剑。


对於男人居然能勉强接下了这一击攻势,清光显然怒气更盛了,愤而加大力度连同自身的重量也一并直往对手的脸门压过去,终於逼得只靠挡格活命的监察官不得不大吼一声全刀出鞘,顺势借力往後轻跳拉开彼此距离。


两位的刀尖均指向对方的心脏,隔着矮桌互相对峙所形成的无形张力迅速飙升到快要使人喘不过气的地步,重新摆好姿势的监察官看来游刃有馀,甚至扬起嘴角,语气带点高傲的说


「想打架吗?我乐意奉陪,反正很久也没有大打一场了。」


退到一旁的审神者本来已经瑟瑟发抖了,听到这番挑衅的话更是吓得不轻,虽然有信心清光不会伤到自己可惜打起来的话怕是刀剑无眼,而且要是真的搞出人命,被害的那位还是政府人员的话,带来的後果简直想想都令她头皮发麻了。


审神者慌忙抓着监察官背後的白布苦苦劝道


「不不不,只是个误会而已,大家收好刀坐下来好好平心静气地说一说不就没事了吗?来,清光也是,先放下刀.....」


然而清光瞥到自家主人竟然揪着那家伙的白布状甚亲昵地躲藏在他的背後,气得大吼


「主人!这时候应该到来我身边才对吧!他是敌人啊!敌人!」


「不是敌人!大家是同事啊!一起出阵做任务的同事啊!」


「简直气死我了,你这家伙到底对我的主人做了什麽!趁我不在时给她下降头了吗!不然她怎麽会连我的说话都不听!」


监察官轻轻一笑


「我能做什麽啊?我还没对她做什麽你就连门都拆开直接冲进来了,一看便知道根本没发生什麽事啊。」


虽然是超想砍了这个野男人,可是一切还得以主人优先,清光咬牙切齿道


「你闭嘴!光是把主人推倒在地已经该砍个几十刀了!我说一遍,主人你再不到来我身边的话,我就要喊话了!」


「清光等等!真的不要......」


满脸焦急的审神者仍选择留在那家伙的身边,火气攻心的清光也不想浪费时间了,深吸口气就破口高喊


「来人啊!敌袭!敌袭了!!快来护主啊!!!敌袭了!!」


「欸??!!」


几乎是话语刚落的几秒後,审神者眨了眨眼,两团高速飙进客室内的黑影已经一左一右站在她两旁架起短刀摆出防御姿态,平野与前田虽然坚定地盯着前方的银发男人,但本性身为守护刀的他们也不忘安抚审神者


「主人请放心,我们会保护您离开这里的。」


「对,以粟田口的名义起誓,绝不会让人伤您半分。现在请您紧跟我们的脚步,我们要离开了。」


紧随机动爆表的短刀们到来的是同为粟田口刀派的双子脇差,鲶尾和骨喰。骨喰不发一言,但从冷冽的气场能感受到他已经准备好作战了,鲶尾的状态显然非常好,那双大眼里正透着按捺不住的兴奋,他自信满满地说道


「平野!前田!我和兄弟也来助阵了!前面和後方的防御都放心交给我们吧!」


当然现场还不只这几位了,只是刀剑们的动作实在太快了,审神者不禁怀疑清光这麽一喊真的把全本丸留守中的短刀脇差甚至打刀都同一时间从四方八面涌进来把监察官给包围住了。


和泉守正冷哼一声说道,


「我早说这男人不是什麽好人,对吧国广。」


旁边的堀川笑咪咪地举刀指向监察官回应道,


「是呢,兼桑太有先见之明了。」


悄悄走到清光身旁,混身杀气的安定也加上一句


「啧,所以赶紧人头落地去死吧!」


她忍不住望向成为众刀中心点的银发男人,全员都是穿戴整齐的出阵服明显是下定要发挥本领的决心了,像是感应到审神者的目光中带着浓烈担忧,监察官往门口抬了抬下巴说道


「你就先走吧,放心,反正他们都不能伤害我。」


审神者面色更僵硬了,这麽拉仇恨的言论叫人怎样放心啊??


果然马上自家刀剑们已经闹起来,


「什麽?!看不起人吗!」


「就是啊!看不起人吗你这混蛋!!」


见形势急剧恶化,前田赶紧催促着,


「主人快走,要打起来了!」


「嗯,重要的是要保护好主人,之後的事就交给他们吧!」


随步伐而渐渐拉远了客房里响震天花板的打斗声,被四位刀剑保护......倒不如说是胁迫着移动离开,走在走廊上的审神者简直欲哭无泪,


「其实是一场误会......我真的没事.....大家快停下来.....是我的错,我不应该擅自掀起了白布偷看他的脸,所以他才.....」


「哼,男人来说他也是很不够大方了,只是为了那种小事就把清光老爷气得高叫敌袭,惊动全本丸的刀剑爬起床赶去护主,这个男人一定是对大将做了什麽很过份的事啊!大家会这样做也是无可厚非。顺带一提,这边的状况侦察完毕,没有发现可疑之处,大将可以放心通过了。」


审神者身边响起了一把标志性的低沉嗓音,不知何时药研已悄悄地混入了护送队伍之中,对於黑发少年的说词,心中愧疚的审神者只得小声喃喃


「药研.....不要这麽护短啊,这次明明我是错了....」


药研爽朗地笑了起来,


「你是我的大将啊!我怎麽还不能护短了。不论发生什麽事情,我是永远站在大将那边的,所以放心吧。」


这把男前短刀再次苏得审神者顿时语塞,不过这令人脸红心跳时刻也没有维持了多久,因为迎面而来的两位太刀是她怎样也想像不了他们会有兴趣凑热闹的类型。


这两位正是源氏大佬,髭切和膝丸。


笑得眯起眼的髭切先向审神者打个招呼


「哎,主人晚上好,听说敌袭了,你没事就最好了。敌人都被解决了吗?」


旁边的膝丸代为回答


「应该还没有吧?还没有听说解除戒备了。」


「喔!那麽正好我们去助阵呢!」


见到髭切兴致勃勃的样子,审神者连忙摆摆手


「不!不用了!夜战和室内战对太刀来说不就是瞎.....咳!太勉强了!」


「说笑而已,主人不必紧张,我们只是去稍微感受一下鲜血横飞的壮烈画面而已,毕竟也太久没接到出阵命令,唯有去嗅一下血腥味作补偿了。」


「.......」


三言两语的调侃便能把审神者吓得当场石化,还顺便拐弯抱怨久未出阵的苦闷心情,恐怕全本丸也只有髭切大佬做得到了,审神者抱头哀嚎


「难道本丸里没一个人能理智一点吗......到底有没有人可以阻止他们......」


「嗯?主上有什麽烦恼吗?」


审神者眼前一亮,粟田口的大哥一向善解人意,想必一定会好好听她的话吧?


「呐,一期,你这麽温柔可靠,帮我去制止他们吧!」


扬起招牌微笑的一期踏前一步,右手放在胸口上朝审神者躬身行礼


「恕难从命。在我看来那位是咎由自取,要知道男人都是好色的骗子,既然要妄想摘下这里唯一的一朵红玫瑰,那麽我的建议是,必须拥有与所有人为敌的自信和实力,否则最好连手都不要伸出来喔。」


审神者听毕却困惑地皱起眉头


「怎麽一期你今天说的话我都不太懂......」


「嘛,主上不明白也不要紧,现在先回寝室,然後我再跟您慢慢解释吧......」


END


如无意外,一期或会成为最大赢家(。)

本本真的漂亮又可爱!!我真心真意喜欢本本!!


【粟田口刀派刀劍男士×女審神者】多人合志《戀-AWATAKUCHI-欲》本宣

粟田口合志終於出來了!!

打call打call!

由希蕗:

籌備長達半年以上的刀剑乱舞乙女向多人合作圖文小說本 


粟田口刀派刀劍男士×女審神者 合志


《戀-AWATAKUCHI-欲》終於推出




參與文手 /  橘味塩 /  @八重音  / @禾数春秋 /The 18th letter of the alphabet/莓味大嫂/由希蕗 (主催) & 特別嘉賓


參與繪師 / 偏執面粉/ @日夜日刀 /鯖


封面 / -苍谕-


特别鳴謝 /  @冬谷子  




隨書特典 為封面封底圖樣明信片套組+特別圖樣乙張


CP23會場購入特典【前15名】加贈不才主催的手作刀紋印象珠珠手鍊(不挑樣)


LOF這邊擇期從評論、推荐中抽一位幸運兒送圖四加圖五的小套組,讓您品書之餘還能喝好茶吃甜點(・∀・)人(・∀・)


憑購書紀錄,除小套組之外再加贈您圖六的櫻花拿鐵♪(/ω\*)
※※微博上也有一樣的活動,兩邊都參與的話機會會更大喔(笑)




其他詳情及試閱見宣圖,如有補充資訊會放評論











作為特典的一期趴趴原來是沒床位的😂

開箱的時候看見他只蓋著一張薄紙感覺怪可憐的, 不過現在放在我床上了嘿嘿

意外地披風手感超好!!! 超滑的會摸上癮!! ​​​

一期趴趴出荷了!! 高興得轉圈圈(੭ु ´͈꒳​`͈)੭ु⁾⁾

說一下鎖車啦~

謝謝天使們提醒🙆

不過懂的人就知道哪兒能上∠( ᐛ 」∠)_

趕完稿的我身心舒暢~~

第一次寫22k份量的一期乙女

希望之後出本也順利!!!

新來的監察官會像小孩子一樣說著可惡可惡呢.....倒是令人想對他做些很可♂惡的事了(危險發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