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源鄉鄉民

粟田口萬歲!

突然抖M发作

很想写一篇无论一期一振说什麽都只会点头应声好的婶婶

**

「现在拿过来......不对,跪下,像狗狗一样爬过去把它叼过来......」

站在一期一振面前,一絲不掛的少女闻言点点头,然後果真听话的跪下来,手掌着地,以双膝双手爬行到房间的另一端,在木架前停了下来,抬头伸颈凑近环在上方勾子的红粗麻绳,张嘴把它叼了下去,又再次原路折返

「很好,很好。」

安坐於西式餐椅上的军装青年适时拍拍她的发顶以表赞赏,但又很快地收回了手,表情暧昧不清的他往後靠在椅背,拢起拳头支在脸旁,翘起二郎腿说道

「用菱缚把自己绑好。」

仍然叼住红绳的她下意识点头,过後才想起自己根本不懂绳缚,可是经过这麽长时间,她已经不太记得上次违抗一期一振的命令是什麽时候,更遑论表达自己的意愿了。

她唯有缓慢地站起来,希望偷得一点点的隙间让自己拼命回想任何相似的做法或图案。看着少女强装镇静的往颈项套上绳子打了一个结,然而微抖的手与迟疑的动作早就出卖了她,咬含着下唇努力的模样在一期眼中简直无比可爱,当然知道她其实做不到,但就像她平时一样,明明做什麽都没用,却又偏偏不死心的挣扎。

真有趣呢。

不安与焦虑悄悄侵蚀着,当她发觉地上出现一滴水点时才知道自己哭了,握着粗绳的手顿时僵住,少女马上抬起头望向男子,被水气冒住的双眼也挡不了其中的惶恐。一期见状向她招招手

「过来。」

颤巍巍的走近了两步,像等候发落的动物一样不自觉弓身低头,一期一振只需伸手拽住落在胸前的红绳一扯,少女还没来得及吃惊便直接仆倒在他的脚尖

「这麽简单的事都做不到,你还有什麽功用呢?」

他手中的绳愈攥愈紧并且向上拉扯,绕着颈部的一圈受到牵引之下,连咳嗽都断断续续的少女被迫直视那张熟悉的脸容,嘲讽的笑着却又以一贯温润的语调说

「就只有被我艹的功用吧。」

**

天下一振啊啊啊啊(瘋掉

评论(19)

热度(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