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源鄉鄉民

粟田口萬歲!

偷欢记

背叛有,捉奸有,粟田口的内部斗争

鸣狐,一期主场,放飞自我,有毒慎入



***

她还是第一次这麽近的距离细看鸣狐。看上去柔软蓬松的银白发,两眼下的一抹红,虽然面罩遮盖了大半容颜,但早在吃饭喝水的隙间窥看得知,粟田口的小叔叔啊,也是位清秀俊美的男子。


这夜终於要来了,特意挑选了昏暗而且位置偏远的和室,他们连灯也不点,生怕被人发现了这段充满欺骗与背叛的关系。可是即使如此,她还是希望借微弱月光看清楚,於是伸手点了点他的面罩轻声道


「我们都这样了,不脱了吗?待会儿也.....不方便吧?」


鸣狐眼也不抬,仍然低着头专心地以手指撩弄着


「嗯,不要紧。」


当然了,那只常年围在颈脖为他代言的小供狐早早去睡了,可能是紧张的关系,听得出本音也有点沙哑,他的手指倒是十分灵巧,才两三下动作便解除了束缚


「啊.....」


能感到微微凉意,可是偷偷摸摸的刺激感令她心跳加速开始兴奋起来。鸣狐的指尖才刚碰到边缘,便触得一片湿意,再轻轻滑过去,那些早已沁出的水液便沿着手指流入手袖,有些更滴落在榻榻米上,男子看来毫不在意,妖媚的双眼直看着她难耐又心焦的神情,还特意不急不徐似的来回绕了几圈,迟迟未有下一步动作,惹得审神者不禁催促几句


「嗯....小叔叔你快点......」


鸣狐眯了眯眼,这是此刻他最能表达高兴的表情了


「别急,都给你。」


大概身为粟田口的长辈却与审神者做着这样的事,愧疚感一直缠绕着他,毕竟他背叛了粟田口,而她作为审神者,表面安稳和谐,实际上也只不过是人类,本能的欲望还是会令她忍不住一次又一次的试探着那位的底线。


不过现在看着审神者正伸出粉舌舔着,几乎连细微位置也不放过,鸣狐本想阻止一下,但眯起眼的她流露出如此满足表情,只好揉揉她的头顶,低声说道


「小心点,还有很多,主人你也用不着连这个也.....」


「唔!」


果然话音刚落就出意外了,被塞得满满的小嘴再也承载不了,奶色的黏稠物自嘴角缓缓流下至颔边,鸣狐连忙张罗面纸替她擦掉。


却在此时,门被人猛力打开了,来者显然对於眼前的这一幕异常悲愤


「你们!!!竟然这样对我!!!」


审神者惊恐地望向失态大吼的一期一振,从没想过会被发现的她吓得手抖了抖,那个香草味的杯装冰淇淋就这样不幸地打翻了,绯袴沾上甜腻厚白的质地,她也无暇顾及了,颤着嘴唇结巴的试图解释


「不.....不是这样的....一期你听我说不是这样.....呜.....」


说着说着就流下两行清泪的审神者甚至膝行想去拉拉一期的裤腿,可是还没拉到就被鸣狐抱住了。鸣狐搂着她站起来,眼神平静却坚定,直视着一期一振没有半点退让,虽然平时都是由小狐狸代言,但如今的情况,就只有他自己说出来了


「是的,我和主人,都是比起咸点更爱甜点的甜食派。抱歉了,暪了大家这麽长时间。」


双目通红的一期一振发出近乎绝望的悲鸣


「那你们要我怎麽跟弟弟们说?!每次聚餐你们都吃得这麽高兴!前两天还跟弟弟们一起愉快地吃全家桶!!都是假的!」


这下子换作审神者震惊了


「什麽!一期你.....你为什麽会知道的.....」


「哈!整间房都是香味了我会不知道?还有主上你偷吃完也不擦嘴啊,唇边都是油油亮亮,我侦察低但不是傻的!」


受到严重打击的审神者转头埋进鸣狐的颈窝再也忍不住痛哭。她心底明白出来混的始终要还,只是一想到一直对自己信任无比的小天使们从一期口中得悉这个真相,还是跟他们的小叔叔一起背叛了粟田口咸食派,偷偷躲起来享用着更喜爱的甜食,她的心就不期然的绞着痛了。


鸣狐拍拍她的肩作安慰,却也能看出一向淡定的他手有点轻抖,一期也不好过,任何时候都挺直腰杆的他如今无力的半倚门框,这样的事儿实在难以告知弟弟们,尤其在他因为包丁过份嗜甜而蛀牙後实行高压管治甜食,粟田口终於逐步改革了,却在此时出现了最亲密的叛徒......


对恃的三人任由沉默蔓延,不知过了多久,还是鸣狐难涩的开口道


「大侄儿啊,你以为,只有我们两位吗?」


****

大概有後续


评论(190)

热度(3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