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源鄉鄉民

粟田口萬歲!

挑战一分钟 2

全员下流向,角色形象崩坏,看前三思!

本篇参赛刀男:鹤丸国永丶 一期一振

另外短刀们并不是小天使!并不是小天使!

慎阅!慎阅!慎阅!

警告在前,阅读途中若有不适请自行离开。

前篇按此


****


上回说到三日月宗近成功以单手解bra打破本丸纪录,荣登榜首。


三条家随即爆出几乎震裂屋顶的欢呼,尤其那位高兴地蹦跳着的小天狗已经与岩融跳起舞来,一人得志全家光荣的情景显然惹得旁边的伊达组为之侧目。


「呐,鹤丸你快上去,快点!」


感觉受到挑衅的太鼓钟贞宗连忙拉起鹤丸的手袖,往舞台方向用力推着他走,还不忘撇过头朝短刀小伙伴今剑驶出凌厉的眼神攻击:


你就别嚣张!


只是今剑老兄也不弱,抬起手半掩住嘴,用极尽嘲讽的嘴脸夸张地呵呵两声:


就凭你?


气得小贞一脚就踢去鹤丸的小腿肚,鹤丸惨叫一声应声跪倒


「还慢吞吞怎麽搞的?人家快要踩上头来撒野了!!」


小贞急起来也顾不上这麽多了,直接一手揪住了鹤丸外套背後的金链,无视外套底下传来的阵阵哀叫,就这样一路连拽带拖的把他甩了上台


「一定要拿第一啊!」


顺便拍拍鹤丸的头以作鼓励,小霸王贞宗便意气风发的下台就坐。双子脇差扶起了狼狈地伏在地上的鹤丸,骨喰贴心的替他整理抚平衣痕,主持人鲶尾适时打圆场


「哗,第二位参赛者的出场方式像极之前主人跟我说过的一句话:未见官先打八十,啊哈哈哈......」


全场迷之静默。


「呃......好吧,我们直接开始了。那麽鹤丸老爷,请说出你的黄金宣言!」


「正义必胜!」


虽然鹤丸振臂高呼好像好帅的样子引起半场起哄,可是还有一批资深的观赛人士早已参透先机,鹤丸今次的胜率不高。


对的,这个看似纯粹是一班热血男儿的竞赛,其实背後有着一个精密的博彩机制。投注项目从简单的只押谁人当选本丸王者,到解开了多少个bra,甚至途中有多少个失误,只要有小判和一颗投机的心,都可以下注。不用多说,这种定必赚尽本丸一分一毫的商人心,就只有粟田口的博多藤四郎。


所以接下来短暂的热身与嘴炮时间,便是各位希望幸运地博得几个小判作零花钱的最後变节机会。来派的明石国行已拿起纸笔,把原本全押在“鹤丸国永-解开了二十五个”改为“二十个”,咬咬牙把签下大名的纸条连同投注用的小判偷偷地塞给一直站在大广间外面的乱藤四郎;这是他的全副身家,养小孩从来不易,尤其家里有一位能一顶三的更是难熬。


「拜托你了。」


从未看过如此神色凝重的眼镜仔,带着耳机又嚼着香口糖的乱怔了怔,才伸手接过纸条说


「祝你好运。」


只是收妥之後还不忘调侃


「呵......换我就不买鹤丸老爷了,刚才被小贞这样摔了摔,状态不行呐.....」


满意地看着明石露出赌徒们独有的纠结而忐忑的神情,橘金发的少年咧嘴甜笑,还拍拍他的手臂作安慰状


「不过举手不回了。」


此时乱的耳机适时响起了一把略显不耐烦的声音


「乱!你快点行不行啊!别光顾着聊天,要停止下注了!」


「哎呀,你就别再催了,你都不知道刚才明石的表情超好笑的......」


「那你.....欸.....等.....」


对方突然中断了令乱直觉心感不妙,正想拔掉耳机的时候刚好切换到明显是另一个人的声音了,唯有硬着头皮接着听


「乱,还记得新年期间那些褔袋吧,我博多说过一切都是有借有还,所以让你成为各大购物网站VIP的神奇小金卡也一样,两个月之後一定有报应的。」


「呃.....我都知道......」


「那你想起了这次的行动目标吗?不是说过我们这群兄弟,要赚尽本丸的钱吗?你不努力一点,怎能分一大杯羮,去偿还你的巨额欠单呢?」


听到手握国库的债主这番说词已没了刚才气焰,乱叹了口气,谁叫自己两星期前问博多借了一张信用卡,然後像打了鸡血一样疯狂刷卡,在他仰天大笑三天之後,万恶的电子账单很快便传送回来;在他不知所措之际,那位黄头毛红镜框的小财爷趁机找上自己提供一个赚外快的机会......所以现在沦落到要瑟缩在寒风之中,为各位财迷心窍的大人们收集最後一秒的变节纸条,然後又要极速跑去上报秘密基地。


「唉呀呀,我真命苦啊.....」


下意识搓一搓戴上香香儿当季最新粉色小羊皮手套的双手,乱藤四郎第十四次如此说道。


回到舞台那边,第二位参赛者鹤丸国永已准备就绪。主持人鲶尾继续悠悠地说出开场白


「作为刀,他走过最好也是最坏的道路,千年的生涯之中经历多次易主,各家争夺只因为他的价值实在无刀能比。如今在此安居乐业,却又陷入了一场腥风血雨!让我们响起战鼓,一同目睹这位久经沙场的老将风采!」


不料最後一句却刺伤了鹤丸,气得他大叫


「什麽老将??你这小子说谁老了?我有事没事就喝茶了吗?我穿秋裤了吗?我常迷路了吗?我不懂用农具了吗?」


某位五花太刀冷不防打了个喷嚏,拉扯一下搭在肩头的围巾,依旧哈哈哈的继续喝茶去。


正当鹤丸唠唠叨叨时,计时器突然哔的一声开始倒数了,吓得他赶快解开第一件胸衣。该玩乐时要玩得比人疯,该认真时比任何人狠劲,这就是鹤丸的魅力所在;论手速不算惊人,可是每一下出手的准绳度却快狠准,指尖精确地碰上背扣一捏便啪地一声打开了。如凤凰无宝不落的姿态,令他平稳地一连解开了十个,鲶尾也忍不住作出赞叹


「哇,这边近距离能清楚看见那些指技真是妙极啊!修长的手指像奏琴一样舞动着,随着每次的解开,那清脆的声音简直如同美妙的琴音!」


这番优雅的说词听得歌仙连连点头


「不愧是大家族的公子哥儿,还是懂得在通俗之中听出一些风雅韵味,稍加培养必定成才。」


只不过看电视剧也知道,即使指法如神,弹琴一断弦的话就有坏事发生。


「啊!!!!!」


只见鹤丸惨叫一声噗通倒地,冷汗如雨下,紧捏着手指状甚痛苦,鸣狐的小狐狸率先凑近嗅嗅,然後看一眼鸣狐直摇头。


(怎麽了?)(快按停倒数啊喂!)(鹤丸快起来啊!)(一家子指望你了!!)


观众们很快鼓噪起来,看着十指痛归心的鹤丸已经不行了,鲶尾唯有中止挑战


「很不幸,由於不小心被背扣戳中了指甲缝,鹤丸选手不得不放弃挑战,总成绩为十五个。现在我们一起默哀五秒,记念又一位男同志倒在女人的秘密武器之下,阿门。」


沉痛的宣告为原本已愁云惨雾哀声连连的大广间再添一上层莫名悲凉。这一刻,他们闭上眼睛,不约而同的想起自己看过各色各样的小本子,也幻想过那件美丽的小布块由自己亲手解开,捧在手心还留有馀温,如今却被狠狠的刺伤了,对於鹤丸的遭遇彷佛身同感受......


这个全场静默的时候,传统来说应该连一根针掉在地上也能听到,可惜在场的刀们侦查数值实在普通,更遑论由玄关传来微弱的齿轮声,平底鞋与地毯摩擦的嚓嚓声......


直到廊下响起脚步声,脇差们率先反应过来,急忙指挥善後


「快!快藏好!」


「数清楚是十个啊!」


「喂!!那边那个谁别想私藏!!」


「我只是替主人暂时保管,别乱说什麽私藏!」


不到十来秒,透过纸门的剪影,刀们清楚知道审神者正准备伸手拉门了。


如果现在求神还来得及的话,就请拜托找个人来阻止她!


「主上,欢迎回来,迟来迎接实在抱歉。」


上天有好生之德,一直久未露面的王子大人在关键时刻前来襄助,令众刀终於得以松一口气。


「啊,一期,是我不好,没提前通知你们我今晚能赶回来......」


「不,您能提早回来实在适合不过,似乎有新活动要开始了。」


「嗯,对啊......」


本丸外面虽然寒冷,可是本丸内仍是秋季的关系使审神者不得不脱掉厚外套,身後的一期一振也顺从的协助她脱掉,然後把外套搭在左臂上。


审神者道谢後,不忘继续之前被一期中断的动作:拉开纸门


「大家!我回来.....啊!」


然而纸门只被拉开了一半,审神者的一声惊呼吓得刀们腿都软了,只是过了一会儿,似乎没了预期中的咆哮责骂。


刹那间审神者僵住了,原本应该紧贴着胸腔稍下方的那一圈充满弹性的带子,竟然毫无预兆之下松开了。


大脑一片空白,思考还在定格的同时,身体本能已经向前微微弯腰,双手抱胸希望使那块形同虚设的布料连同自己已碎成渣的安全感尽量护在怀中,脚虽然像被钉在地上动弹不得,但血液却迅速往头部上涌,几乎热得耳尖也痛起来了。


「我......我.....先回去了......」


一期一振根本一字也未曾听到,只知道审神者突然向前狂奔,如风一样直到拐弯处便消失了。


「我之前还想着为什麽你不去参赛,现在好像明白了。」


一张口就是标准的低音炮,一期一振也懒得回头看看是谁了,站在暗处的药研不期然看向大广间仍然风风火火地善後的刀们说道


「看他们执着於手速和数量,却茫然不知只要解开唯一一个,从此以後想解多少就有多少,不愧是一期哥呢......」


以事不关己的口吻含蓄地表达对兄长的敬佩,听得一期一振满心欢喜,他扬起嘴角笑了笑,向着刚才审神者消失的方向迈开了脚步,同时不忘提醒药研


「啊,对了。博多要交给我的东西,明天......嘛,应该要过午才能见面呢,请代我跟他们说声辛苦了。那麽,晚安了。」


END


名(分)利(益)双收的一期哥√

不愧是粟田口集团,人多好办事√


评论(45)

热度(2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