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源鄉鄉民

粟田口萬歲!

兽性大发的一刻

对,兽性大发的就是婶婶我(゚∀゚)

本篇主角︰一期一振丶药研藤四郎

**纯属个人妄想产物,有擦边球的暗示

注意︰婶攻!婶攻!婶攻!




一期一振


刚洗过的草莓感觉清新又水润,一颗颗在阳光之下闪闪亮亮的,饱满的形状,艳红的色泽,还有似有若无的香甜气息,光看着就能想像到它是如何在口腔爆发出甜美多汁的质感。


难得从白手套中解放出来的素手以拇指和食指捻起了碧绿的果茎,因为喜欢他修长乾净,触感却不失温厚的手。目不转睛的看着那些展现优美姿态的手指,长期避光的关系似乎比脸还要白一点,曲起的指节看似轻巧地提起果实,然而手背上微微显露的筋络已暗示那层薄肤之下富含力量,不得不感叹果然看手如看人,同样深藏不露呐。


草莓如同心尖的那端凑近他的唇边,他吃东西有一个习惯,就是先要伸出舌尖轻点一下食物。观察多时,发现他这样像猫儿的小动作无论吃什麽都照做不误,嗯.....这样一说......就想到他甚至在亲吻的时候好像也不例外呢。


下意识看向他的唇,他张开了嘴,那露出小截粉色而湿润的舌尖,一伸就碰到红润的果实,然後一缩,在手指推送之下使得美味顺势卷入口中,再在接近果叶的地方轻轻咬下,嗯,近距离看着更觉色气了。看他合上嘴後立刻眯起了眼,流露如此满意的神情应该是好吃吧。


品尝之间似乎未预料到汁液会如此丰沛,他突然微仰起头收紧了嘴角作出一下吞咽。啊,从这个角度刚好看到平时少见的颈喉线条,实在性感。


仰头的关系,这个脆弱却充满男性魅力的地方得以完全彰显,紧致硬朗的下颚,贴着後颈顺延到耳下的细碎发脚感觉调皮;更不用说吞咽时那上下耸动的喉结,恰好落在衬衣领口的位置,引导了视线却又突然被迫叫停,挺直的领口不松不紧的绕了颈项一圈,再套上束缚感浓重的黑领带,严实得过份的军服似是要把自身的情欲统统包裹绑好......老实说,这样只会令人往糟糕的方向联想浮翩啊!


 咽下了那口香甜的果肉,拇指和食指分别蘸一下两边嘴角所沾染的汁液,然後似是意犹未尽的吻了吻指头。不知道是否感觉到过份注视的目光,一期缓缓地转过头来,略为腼腆的神情像极被抓到偷吃的小孩般,还不经意的舔了舔上唇瓣。看着这一连串诱人的吃相,嘛,这说法已经很含蓄了,单单盯着他那条调皮的舌头一进一出,逗弄着含吮着那颗殷红多汁的果实然後吞入腹中.......


「失礼了,应该找面纸擦掉呢......」


他尴尬的笑了笑,这可真是难得一见的可爱呢。忍不住慢慢挪动过去,再坐近一点,直至只需抬手便可以轻力扯下领带的距离,故意凑近他微红的耳边说道


「不用啊,吃掉就好了。」


****


药研藤四郎


战场令人热血沸腾。


「嗯?大将在说什麽?」


只不过是下意识说出的感受,他果然也能好好的接收到了。眼前的短刀以身体作界限,右手握刀放近胸前,伸出左手尽量把主人护在身後。窗外微透入屋内的月光落在墨色的软发,产生如上等丝绸的光滑感,也点亮了本来就白皙的脸庞,倘有少年的清嫩容颜,可是行动上却远比大多远所谓男人来得更有大气。


就像现在,身为保护者的姿态令药研有两米八的气场也不足为过。


另一样非常吸引的当然就是腿了,对此部位接近痴迷的我直认不讳,粟田口的腿是世间宝物。半蹲的姿态令大腿的肌肉更显绷紧,接近腿根的位置也被往上缩短了的裤管勒出了红痕,再细看贴着那条边界,稍微突出的腿肉,暗叹这就是充满骨胶原的证明啊。


盯看良久,终於忍不住伸出魔爪摸摸极近距离的大白腿。当食指碰上裤管边缘,敏锐的他立即反应过来


「呵.....大将.....」


顾及现在的情况他故意压低声线,令本来磁性沉稳的男音听起来竟觉犹如缠绵的呢喃。深知时机非常不对,虽说是实境虚拟战场,不会受伤更不会死亡,可是外面的演习队伍也说不定会随时攻进来这间最後的和室;这种微妙地结合了战斗的刺激感与只剩下二人的末日气氛,尤其在已知不会有危险之後,就更加让暧昧肆无忌惮的发酵了。


「反正经过了这麽多场战斗也知道不会攻到这里啊,所以放松一点也无妨吧。」


故意以食指往下画圆,绕过膝盖一圈时,他马上挪移避开了


「这里怕痒吗?」


「唔......别弄了.....」


这样含糊的拒绝当然不能停止我继续作恶,甚至被挑起了兴致


「不弄这里的话.....这里呢?」


「唔!!」


短促的鼻音昭示着他的大腿内侧是敏感带,少年条件反射的往内靠拢,只有指尖传来的柔软触感已不能满足我,索性把整个手掌贴近根部轻抚,游走在略显鼓胀的周围,再也保持不了半蹲的药研腿一软,直接跌坐地上,如此可爱的反应惹得我低声笑了。


「受不了吗?」


亲昵地用唇瓣蹭了蹭从发脚间露出的白嫩薄肤,耳朶贴上他的背,能听到从鼓动的胸腔发出努力忍耐的声音


「唔......大将就别再摸了.......」


当他试图抓住已来回游走大腿数次的手时,门外倏然响起震天的打斗声,药研赶紧重新摆好姿势,如同开始的时候一样,屏息紧盯着纸门方向以便随时迎击。


看着他因门外凌乱的脚步声愈来愈近而混身蹦紧起来,宛如林中猎豹的身姿令他添上一层微妙的吸引力,或许准确一点,就是男人的魅力吧。与他的满是张力的状态相比,身为主人的我实在不合格,甚至可说是负分了;不但毫无参与感,还没腰骨似的伏在他的背,连被吩咐乖乖安静藏好也做不到,现在满脑子就只想跟眼前的少年做点刺激的事以唤醒我早感无聊的心情。


又再抚上令我迷恋不已的大腿,这次由外侧进攻,掌心贴着皮肉滑到比较细腻的内侧,他明显抖了抖,接着低低的提气试图喝止我的动作,可惜发出的却是一声低吟


「哈啊......快停下来.....唔....」


现在坐下不是,避开也不是,唯有咬紧牙关接受吧。恶作剧得逞的我笑得欢快,再故意加大力度


「停下来?可是这里正兴致高♂昂呢......」


评论(43)

热度(2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