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源鄉鄉民

粟田口萬歲!

新一年,侦查依然+0

一期一振x女审神者

新年没营养的首发,注意恶搞新年语音,有点色色,看前三思。

新年的第一天早晨,尚在被窝里的审神者翻了个身,习惯性往身旁蹭蹭的她,依然蹭了个空。闭着眼的她皱了皱眉,不死心再拍拍早已失去暖意的床褥,又摸上平坦得彷佛不曾受过压力而下塌的枕头,终於认命般叹了口气,睁眼起床梳妆穿衣。

迎接新一年的近侍必然是初始刀清光,他大清早已经起床了,如往年一样,是向审神者道贺迎新的第一人。

「加州清光,正月去休假......果然不行吧。」

开玩笑的要求休假,可是看到主人头上顶着如鸡窝般的乱发,立即打断念头了,急忙拉过审神者坐下梳理

「今年是鸡年,主人你打算在头上养小鸡吗,万一是真的话,一期一振醒来一定吓死他了。」

一双巧手用尖梳挑开发丝,一边调侃着本丸的主人,审神者却莫名沮丧起来

「别说醒来,昨晚他有没有睡觉我也不知道。晚餐後就开始准备压岁钱,也给每位弟弟都写了一段祝贺词。本来打算等着他一起睡,结果踏入淩晨的时候跟大伙儿喝了点酒,所以开始熬不住困了就这样钻进被窝,然後到早上醒来也不见他。」

看见审神者有点落寞,清光唯有尽可能安慰一下

「当哥哥也不容易呢,尤其今年的弟弟又增加了吧,大清早就能听到粟田口那边很热闹,可想而知短刀们应该高兴得蹦蹦跳跳了。」

审神者莞尔一笑

「也对......他们一定很高兴了,一连三天的休息可以跟全部兄弟聚在一起,实在难得啊。」

****

虽然说得这样漂亮又体贴的话,但果然一看到心上人的时候,堆叠得再坚厚的伪装也会通通粉碎。

「啊......一期!」

此刻欢喜得连自己正穿着艳丽却行动不便的振袖和服也忘记了,只想提脚急行,恨不得像小鸟般长出翅膀拍拍双翼就能飞到他的身旁,结果当然小跑不了三几步,审神者便哇的一声绊到脚了。

「主人!!呼.......吓死我了,没事吧?」

幸好清光及时扶住了她,否则就要迎来新年第一摔了,审神者拉拉衣服道谢

「没事没事!谢谢清光。」

只是这个惊吓并没阻碍到审神者继续追随着那位军装青年,目光根本一直黏在他身上,瞄了眼她这副甜笑着的痴迷样,直教清光摇摇头,不得由一路扶着她走向一期一振。

「主上,在此谨贺新年。」

「一期新年快乐!」

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审神者从前对这个说法嗤之以鼻,直呼夸张;现在可谓现眼报,她只觉得面前的青年风度翩翩仪表不凡,好听的嗓音要叫她融化,望着自己的柔和眼神和扬起的嘴角,简直像有小天使在他周围转圈圈!

忍不住现在就想来个抱抱,想听到他称赞自己这身打扮好美,可以的话,也想亲回一口他的脸颊说声你也好帅!

脑补得喜滋滋,脸上的笑容愈发灿烂的审神者马上再走前几步,张开双臂就快要抱住了一期的瞬间,却倏然响起了警钟

「......接下来得去给弟弟们压岁钱才行,先失陪了。」

匆匆向审神者躬身行礼,一期一振便急步朝出现在她身後的鲶尾和骨喰走去。审神者只得装作没事般迅速放下手,试图以说笑的方式化解眼前大写的尴尬

「呃......哈哈哈,一期哥的弟弟雷达真的精准无比呢!只需一秒便奉召到场直达身旁!」

还是清光好,摸摸她的头,拉过她的手,眼中尽是爱怜的说道

「傻婶婶,我们去吃红豆年糕汤吧。」

****

用过午饭之後,审神者终於耐不住性子吩咐一期到和室会面,趁大部分的刀剑也外出逛街感受新年气氛,她决定好好的跟恋人玩个小游戏。

那麽当然是有点色色的小游戏了。

想到他勾起嘴角笑得自信又魅惑,紧紧盯着自己的眼神满是原始的侵略性,愈靠愈近然後......呜!画面太刺激了......

只是稍微幻想接下来会走向美好又工口的发展,一边把年玉袋藏好在胸口的审神者已经忍不住低笑,使她听到一期的嗓音时反倒被吓了一跳。

「主上,午安。」

「啊!午.....午安一期。」

脸上的红晕显然还没散去,倒不如说更有变本加厉的情况了,连耳尖都好像开始热热的。一期稍感疑惑的蹙眉,还作势伸手想摸摸,吓得审神者赶紧後退几步拉开距离。

总不能没开始就破功了!

似是下定决心般握拳点头,审神者清了清喉咙道

「作为主人,今年的压岁钱还没发给一期呢......然而我觉得就这样给你有点没趣,於是我把年玉袋藏起来了。当然我会给提示的!」

原来略显绷紧的神情听到这番说话後也逐渐舒开,一期笑了笑,原来也只是玩游戏,刚进来时看她有点慌张又脸红红的样子,还以为出了什麽状况呐。

「嗯,我明白了,这种藏东西游戏也跟弟弟们玩过不少呢。那麽範围是这间和室吗?」

「是的,也别想得太复杂,可能近在眼前呢。」

审神者特意走前几步摸摸腰带又顺顺手袖,指尖更慢动作扫过前襟交叠的位置,然後眼也不眨的看着他。一期温和的笑说

「这算是第一个提示吗?」

「那就看你怎麽想了。」

「那我不容气了。」

只见一期绕过审神者,缓缓走向屏风後的内室,打开了略沉重抽屉,着手仔细摸索每件巫女服之间的夹层,毫无发现之後,连放配饰的木盒子也姑且翻找一下。

「嗯.....方向是对了,或者......是放在衣服里面的那一层......」

审神者抿了抿唇,既然第一个提示已经找错了位置,那麽只好尽量扳回来。可是当她看见一期神情凝重的拉出装着内衣裤的抽屉,伸手入内像查找文件一样认真地逐个翻看时,这场境难免有点可笑。

尤其还是一无所获的时候,那位外表正气的付丧神的指尖捻着内衣的肩带一边向自己投出迷茫眼神的样子完全是意外的反差萌。

「好吧,那第二个提示是嗯......带有温度,暖暖的,比较柔软,不太大可是放在手心会有幸褔感......大概是这样吧。」

说完连审神者自己也不禁脸红,这提示给得超明显而且满满色气,只要动动歪脑筋就能解开谜底了!

一期摸摸下巴

「嗯.....平时会用到吗?」

审神者尴尬起来

「那个......用不用到.....看个人了,总之平日不会无故拿出来用.......」

稍微思索一会儿後,一期突然顿悟了,他露出自信满满的笑容快步走向审神者的工作桌旁边,在皱成一团的羽织之下找出一个电热水袋。

啊???

怎麽会想到是热水袋?

新一年就污力不足了吗?

审神者直接当机了。被粟田口大哥异於平日的脑回路震惊得僵立原地,可是瞪得老大的双眼却一直看着他兴致勃勃的拆开热水袋毛绒绒的外衣,左翻右掀还使劲地抖了抖,就只得碎成渣的饼屑和一个五毛钱圆滚滚的给抖了出来。

一期皱了皱眉,再三摸摸没有半点暖意的热水袋,然後幽怨地望向审神者说道

「怎麽会没有呢......」

怎麽会有呢!笨蛋!

「啊!我知道了!竟然忘记结合上一条提示......」

哦,又知道了啥啊大哥。

审神者一脸冷漠的看着他走到床铺附近

「是枕头!被美丽的织物覆盖,用的时候变得又暖又舒服,而且还是软绵绵的........欸?没有?还是没有?」

拜托大哥您好好的发挥平日一秒想歪的脑筋吧!

深吸一口气又慢慢吐出来,成功压下去的焦燥感使她的脸色不至於过份吓人,事到如今,有点想哭的审神者强行扯扯嘴角尽量展现比较和气的笑容

「如果是你的弟弟们肯定很快找到了,根本连第一个提示也不用给直接一进门就找到了。」

结果残念地,审神者一张口就是毫无感情的棒读。这也怪不了她,谁碰上这种蓄心积累要来一场疯狂的大人游戏,可是对方竟然比蒸馏水还要清纯而且像顽石般不化,也会觉得自己新年没希望了。

果然一听到弟弟们一定很快找到这句话,作为大哥的一期就被戳中点燃起来了

弟弟们一进来找到......

「首先孩童模样的弟弟们比较矮小,所以如果换成这样的高度的话......」

一期立即蹲了下来,目及之处,位於纸门前方有一个朱红色的盒子,快手打开一看,没有。

揉着太阳穴的审神者仍不死心的再提示

「尤其是信浓和包丁。」

这下子该明白了吧!

「信浓和包丁啊.......嗯.....记得是喜欢甜食吧?所以是糖果罐?」

「哥哥啊,除了糖果你的弟弟们不是还喜欢......」

微微拔高的女声明示着审神者的不耐,可惜话的後半句遭到突然强力打断

「主人我们回来了!压~岁钱压~岁钱!」

「大将!秘藏之子也会有压岁钱可以拿吧?对吧?」

「是的是的,你们等会儿啊......」

首当其冲的是信浓,混身带着大街庆典上独特的炭火烧烤味儿,笑嘻嘻的就扑进审神者的怀里,一期看在眼里也少不免轻叱几句

「好了好了信浓,都说过多少遍不可以直接扑过来,对你还是主上也很危险的。」

「是~~~」

旁边甜甜笑着的包丁也掏出一颗琉璃色的糖果,解开了糖纸便拉拉那片绣上亮丽图案的袖子,审神者弯下腰把凑近嘴边的美味给吃了。

此时极近距离的信浓刚好瞄到一些东西夹在审神者的交襟之间,像纸片但又带点厚度,还散出纸钞的气息.......

「大将这就是压岁钱吗?」

「欸?」

审神者顺着信浓的眼线低头一看,就发现那个年玉袋露了一只小白角出来,在一片绯红底色之下还挺显眼的,被逮个正着的她只好苦笑着探入衣襟乖乖递上

「是啊,这就是压岁钱。」

两位好奇心极重的小天使马上凑近瞧瞧

「真的好漂亮啊!」

「欸!信浓我也要看!哇!上面的金线好闪!」

因发现新玩意而睁得杏圆的双眼像极了猫儿,审神者看他们满心欢喜的样子也打算来个顺水推舟,乾脆说道

「原本打算迟点才亲手给你们,不过既然被发现了就索性现在给吧!我身上只有一封,所以先给发现者信浓了!新年快乐啊!」

说完後审神者特意望向伫立一旁的大哥哥,那眼神还颇意味深长。

「谨贺新年!谢谢大将!唔.....这个有大将的味道......」

「嗯!那麽包丁要跟我来......」

好像明白了什麽的一期赶紧迈开脚步

「那个....咳.....我也跟着来好了.....」

现在还来得及吧???

「哦,不用了,哥哥你就休息一下吧,毕竟你肯定是累得不行所以力不从心呢。」

「不不不我还行的!真的喔!」

END

(´<_`  )哥你行还不给我好好种地!!!

评论(30)

热度(1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