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源鄉鄉民

粟田口萬歲!

一言不合 R18

女审神者 x 一期一振(??


纯发洩向,婶婶无理取闹一言不合就提枪上阵


**警告以下情节与对话粗鄙黄暴,好孩子请迴避**




「一期哥到底来不来!!呜呜呜每星期等啊等,一场欢喜一场空!」


连续几个星期一将近午饭的时候,审神者的工作室就会传出堪比野兽的嚎叫,通常伴随咚咚咚像敲打地板的噪音,不消一会儿便会跑出房门,一但遇见活物都会极速冲上去嘶哮着意义不明的句子,一把鼻涕一把泪,令人胃口大倒。


据某刀男透露,这情况称为兽化。


「我警告你嘴巴放干淨点!想变成真的鹤吗!」


鹤丸恰恰避开了倘在空中虚晃的果汁酒玻璃瓶,吓得连忙摸摸胸口


「哈哈哈哈......呃.....主人有心,不必挂念小的了。」


「人家自从樱花树那集就一直盼盼盼,心想“啊,下一集该来了吧!”结果呢?心情像坐过山车的我容易...嗝....唔呜呜呜.....哥哥到底来不来!!」


看着毫不顾及形象正满地混还打嗝的审神者,鹤丸抓了抓后脑的发,甚为不解的问道


「嘛....其实本丸也有一期一振啊?主人又何必执着於节目中的一期呢?又不能跟他说话摸摸什麼的......」


审神者闻言瞪大了眼


「我家宝贝儿要上电视了我能不兴奋吗!」


「都说了多少次那个不是你的一期一振啊?」


「我不管!反正一期还是没出场我不开心!为什麼要这样对我!!」


「唉,那你又能做什麼呢,再等下星期吧。」


「呸!我能O哥!」


突然拍地而起的审神者气势惊人,吓得鹤丸一脸智障


「什麼?」


「我现在就去O他!害我等了这麼久都不出来!」


「等等....女孩子别这样说会给别人笑话啊!你没O要怎样O啊??」


无能为力的鹤丸只能目送审神者以十秒一百米的速度冲去粟田口院子,然后颤着手从口袋掏出通讯器


「药研,你家的哥哥在吗?没....没什麼,就告诉他能认识他实在太好了。」


****


「哈?好的我跟他说吧。」


「谁?」


「鹤老爷,叫我跟一期哥说什麼能认识他实在太好了。」


「欸....怪怪的。」


「嗯.....」


话虽如此,可是药研依然保持侧躺的姿势看杂志,乱则继续对镜子绑第十二只蝴蝶结,内堂的一期一振也跟五虎退愉快地阅读,直至连串足音响起,他们才察觉好像有事情要发生了。


啪!!


彷如惊堂木一样,三位弟弟齐齐看向气势如熊的审神者,只见她大吼一声


「一期一振在吗!我要O他!」


刚好拿起杯喝了口茶的信浓差点喷了,乱嫌弃的白了他一眼,药研只是愣了愣,不过也很快站起来推一推眼镜,朝内堂走去喊话


「一期哥!!大将说要O你!」


还顺便边走边拍拍手,提醒众兄弟


「好了,我们识趣点快撤退......对,大家排好队往出口移动.....」


「欸!等....等药研....女孩子也能.....吗?」


面对震惊得舌头打结的后藤,药研只是耸耸肩说


「能啊,骑上去就行了。」


「不会压死人啊??」


药研摸摸后藤的头柔声道


「难得纯情,就别深究了。」


****女流氓出没注意****

備用


哥哥快点出场!我求求你了。゚ヽ(゚´Д`)ノ゚。

评论(37)

热度(2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