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源鄉鄉民

粟田口萬歲!

粟田口的小宝宝

昨天的脑洞洐生版,没头没尾小短篇

一期婶,假如粟田口迎来小宝宝....

注意本人一向脑洞大如宇宙,巨雷慎入

***文末有隐藏延伸版,超毒等级,当然不看也没关系啦

趁着早上阳光比较温和,审神者於是抱着宝宝出来逛逛呼吸新鲜空气,没想到没多久粟田口的短刀已经走过来团团围住了。

包成小布团粉粉嫩嫩的初生婴儿对他们来说显然非常吸引,除了口头上的赞美,更会有实际行动的支持。比如远征时一定带特产回来,时不时跟着采购的同僚去万屋买些小东西,甚至去演练场时不忘向别的本丸刀剑讨论育儿心得,在婴儿房里渐渐堆积的各色各样的小物品尽显也粟田口上下对这位新生小儿的宠爱。

这孩子能受到他们的欢迎审神者当然是高兴的,然而有时这份爱意也难免令她应接不暇,就像现在她才刚刚在廊缘坐下,左边的包丁已经缠上去挽着她的手臂依偎着,甜腻腻的说着每天对人妻的表白;右前方的毛利也凑近来逗着小宝宝了,不愧是小孩控,只要用一根手指便逗得小人儿万分欢喜任他摸脸抚颊也咯咯笑着,不消一刻连今早才远征回来的後藤和乱也出现在她眼前。

「我们回来了!小宝宝想不想我了?」

「欢迎回来。」

还没换下出阵服的他们双手藏背後,眼神却藏不住的雀跃,一看便知道发生什麽事的审神者无奈地摇摇头

「你们.....又买了什麽给宝宝了?」

两位短刀不约而同的拿出一顶小线帽,乱首先忍不住了

「喂喂!不是说好各自挑的吗?怎麽都跟我一样?」

後藤努努嘴

「呿,哪有跟你一样?我这个是不同颜色啊。」

「一看就知道跟我在同一间店买的,有这麽可爱的兽耳一定那间设计的。」

宝宝似乎被热闹的声音吸引了,马上对毛利失去兴趣,扭头用圆滚滚的大眼看着两位。

那眼神像魔法似的,正互相槽得不亦乐乎的短刀连忙闭嘴,动作异常合拍的火速走冲到审神者膝前蹲了下来,审神者见状也被逗得笑了,握着肉肉的小手低声问

「那宝宝你选哪个?」

「蓝色!你是男孩子当然要穿蓝色啊!」

「後藤你这是什麽意思!谁说男生一定穿蓝色?我就觉得粉红色最漂亮!呐,宝贝儿,今天戴粉红色的小帽帽好不好~~」

笑容满脸的两位把婴儿线帽献宝似的凑到面前,肉乎乎的小手想也不想就伸向乱那边抓捞,她充满歉意的瞄了眼後藤,然後对乱笑说

「好吧!那麽今天就戴粉色,下次轮到蓝色吧,麻烦乱了。」

「宝宝真有眼光!」

乱高兴得凑近小脸蛋吧唧一口,再小心翼翼的把宝宝头上那鹅黄色的线帽褪下,套上连着可爱猫耳的粉色帽子。审神者瞥了眼被他随手放在地上那软塌塌的一团,不得不感叹只不过是短短两天却已经过气了,有点对不起博多呢。

不过也是无可奈何的事,谁叫这家族实在庞大,光是小叔叔都十几位了,每人一件甚至兴起时多买几件,结果小宝宝身上的衣物配件比时装圈的潮流还要换得快,不过品味呢......她就不好意思说了。

先看看今天退退临行前替宝宝包上的黑白相间的虎纹布,他说这样便能吓退病魔,像老虎一样身体健康,本意来说真的十分感动,但她终究无法认同虎纹造型,因为会令她一个近三个月也睡不好丶起床时一头乱发的新手妈妈把孩子抱在手中更像史前山洞人。

博多不只提供了黄帽子,甚至意图把所以相关物品都换成招财的金黄金黄,还特意在仓库搬了一箱小判,手把手的教宝宝用小判当积木玩叠叠乐,说要从小沾染些财气,将来就能看钱便捡一宝不落云云。

看似老实人的厚也非常老实的表达了对头盔的爱,找来了市中一级工匠打造一顶缩小版的头盔,说男子汉就应该戴上豪气刚猛的盔而不是软软一坨的线帽,但被审神者严拒的原因却是由於外形极为神似他哥前主那顶光芒万丈的金闪闪,只不过这顶更像一个wifi信号......

「对了,要是叔公来了的话,宝宝是他的谁?」

不知何时她面前又换了个人,回过神来才发现鲶尾正眨着大眼看着自己

「呃....叔公的话......」

说实话她也不清楚,对於现代人能有个叔公已经少见了,那些每逢过年都数来数去的关系称谓永远看了便忘,现在更莫说是关系又长又多的粟田口刀派了,她就只知道鬼丸国纲是粟田口国纲的作品,要数上称谓的话确实被考起了

「.....唔.....你们是鸣狐的侄子,但叔公再高一个辈份.....侄孙?」

「所以宝宝是侄孙?」

「大概是?」

「不是喔。」

明显抱有疑惑的语调被身後的声音否决了,审神者还没来得及回头,一双白手套便抚上她的肩,脸颊随即被啄吻了一下

「啊......讨厌.....」

她低头试图以发遮掩红透了的脸,却惹来身後人一阵轻笑

「还是这麽害羞呢.....宝宝啊,妈妈实在太可爱了对不对?」

尚是懵懂不知人语的怀中幼儿竟也适时挥挥手笑哼几声,有趣至极的反应毫不意外引来哄堂大笑,羞得审神者大喊

「好了好了!真是的......这次你又买了什麽回来给宝宝?」

以一期一振的为人,这麽鬼祟从後而上就一定有隐瞒的事,可惜这次审神者猜错了。

「谁说是买给宝宝的?这次是买给你的......」

「啊??怎麽突然.....」

「别乱动,我手笨会带不好.....常常只有宝宝有礼物,妈妈也想要吧?」

只觉耳边突然被撩起了发丝,指尖轻巧地往露出眼前的耳珠带上小巧灵动的耳钉,一呼一吸的气息温温热热的洒落那片赤红,继续未完的话题

「至於刚才的话题......我和弟弟们才是叔公的侄孙,那麽宝宝自然就是曾侄孙了。」

凭一期正拿着的小镜子,审神者左右对照一下,满心欢喜的嘟嚷几句

「一期一振你什麽变得这麽会撩啊.....还要在弟弟们面前......奇怪了明明以前是我比较进取啊,你还会脸红的说.....」

END

隐藏延伸版超毒超雷,想清楚了吗?

评论(93)

热度(2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