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源鄉鄉民

粟田口萬歲!

【房东企划】 抢房间是兄弟之间永恒的斗争

房东企划现代paro


粟田口大将组的欢乐亲情向


房东是女性,前期不是经常出现,故事围绕大将组的合宿生活为主,类似男子高中生的日常这种搞事风格


*****


「大概......就是这里吧?」


「嗯......按照这张照片来看,应该是这里了。门号多少?」


「等等.....门号也对了,那就是这儿了!」


「终於到了!来来来快开门吧!我要开冷气!」


「呃....可是上次见面房东没有给钥匙我啊,先等我问一下。」


艳阳高照,快晒成人乾的炙热气温之下,他们四位粟田口堂兄弟,立志今个学期搬出来体验合宿生活的青春大学生,终於在二十多分钟後找到租约上的房子了。


那是一栋式三层的独立屋,外表还不错楼龄挺新的,早在网上看过招租的照片简直深得几位欢心,空间大采光足,室内设计也偏向简约明亮,设备家俬甚至可以说是只有维持基本需要罢了;最重要的是,招租广告里说明了房东不定期在家,只提供基本设施,加上地段位於他们各自来往的大学也是比较远,可是车程最长也不过四十五分钟,尚算可以接受,这样算起来租金比市中心便宜多了!


所以他们看到後几乎马上决定要签约入住了,只是凡事有得必有失,这位房东的真面目,他们也未曾看过一眼。


耐不住暑气的信浓早早退到阴暗的角落用手扇扇风,可惜起不了什麽作用,也不禁抱怨起来


「唉,这个房东也是的,之前签租约还是托朋友来跟我们见个面,现在第一天入住居然不露脸打个招呼,责任心比後藤还差啊。」


「欸!怎麽突然说我呢?」


被点名的粟田口後藤心头一颤,连忙搜索最近与小恶魔堂弟相关的记忆


「记得上次谁迟到了吗?是谁害我看不到演唱会来着?」


终於想起来的後藤赶紧连声否认


「哪有这麽夸张!只是没看开场的一小段!我事後还请你吃哈根大师冰淇淋!」


「才一杯冰淇淋就想收买人心,出手真低呢我的堂哥。」


四人组里面,粟田口信浓的年纪严格来说是最小的,虽然只是比同为18岁的粟田口後藤小三个月,但也足以令他从小到大被兄弟们无意识地惯着,形成的么弟性格简直是天使与恶魔的混合体。


当然对於经常微妙地被信浓耍得团团转的後藤来说,这位堂弟就只是小恶魔了。


「好了别吵了,房东刚回覆说大门钥匙藏在花盆底了,快点过来帮忙看看吧。」


秉承少说话多做事的行动派粟田口厚明显习惯了两位堂弟的小吵小闹,这位黑短发的少年比他们的年龄大一岁,但无论性格或者体能方面已经是令人安心的存在,只要一句也就能令他们乖乖过来帮忙了。


不过在他心目中,跟自己同岁的粟田口药研则是另一种意义上的强大。药研的外表是标准的白净斯文书生,生性敏锐而且头脑清晰,往往是可靠的後盾,而且他只是骨架纤细,力气倒是不少,更不用说与外形严重不乎的低沉嗓音做成的反差成功让他变成整个高中时期的风头趸,迷倒了一大片女生们了呢。


厚略擦一下额上的汗,跟药研一同蹲了下来,然後打个眼色,准备抬起那盆体积不小的不知名花


「来,一二!」


「ok!拿到了!」


之前已经在招租广告上大约看过内装照片和间隔之类,可是正式踏入玄关的时候,这间屋子的宽敞的空间仍使他们不约而同的发出赞叹


「哇!客饭厅那边的落地玻璃窗真的非常厉害!」


「对啊!从沙发走几步推开玻璃门就是小花园了,早上的阳光应该从这边照进来吧。」


「面对饭厅的开放式厨房感觉也不错。」


「这种外国简约乡村风的配搭挺新鲜的,比起我老家那种日式有趣得多了!」


大家都绕着房子转了一圈,看见兄弟们也参观得差不多了,站在楼梯旁的药研轻咳一声扬了扬手示意集合


「那麽,当初说好一楼的客饭厅小花园和厨房都是公共空间可以随意使用,但房东的睡房严禁内进,房东特别提到由於睡房靠近楼梯,所以上下楼时也烦请降低声量,另外一楼的浴室也不要随便使用......」


「等等,我记得一楼的浴室和洗手间是分开的,那麽洗手间能用吗?」


「对啊,总不能每次也跑上2楼吧。」


「嗯......房东没提起呢.....要不厚现在问问好了。」


药研说毕便轻飘飘的瞄了瞄身旁的厚


「欸,又是我吗?明明药研你也能问......」


嘟嚷几句的厚唯有掏出手机敲下几行字,按下传送键。借由厚打字的空档,药研悄悄地拿起放在脚边的手提行李,後退了一步,右脚踏上了第一级楼梯。


对方很快回覆了,听到提示音的後藤连忙跟厚挤在一起看着手机屏幕


“可以,但请瞄准,并且在使用後放下厕板,谢谢。”


「唔.....这个房东也挺大方,感觉是容易说话的人啊。」


趁着後藤凑了上去,原本靠近房东睡房的信浓紧盯着面前两人的动态,慎重地後退一步,握紧邮差包勒在胸前的带子,也准备好了。


「好,这个问题也解决了,至於二楼和三楼就是我们的小天地,要开始分配房......等....等等啊喂!!!!」


身旁劲风一吹,厚赫见药研和信浓已经抢先奔上楼梯往二楼去了


「啊!你们好狡猾!!」


原本叮当马头的两人,在弯位时的排序骤然产生决定性的变化,药研占据有利位置,成功把信浓挤在後方,信浓一急也不顾得上什麽了,伸手就用力一拉药研的脚踝


「!!!」


虽然早知道扯後腿的事难免发生,但总希望遭殃的人不是自己。还好药研有备而来,在落下的一瞬死死抓住最後一级,同时从包里掏出一物头也不回的向身後反手一抛


「啊啊啊啊啊啊!!!这是人头来吗!!!」


意料之外响起的不是信浓的尖叫,而是下意识来一个空手接白刃的倒霉鬼後藤,凭着灵敏直觉躲开攻击的信浓,终於成功登上二楼,可惜,这场战争只是刚刚开始。信浓已经跑到靠近露台那间卧室的门前,却回头一瞥看见爬起来直追的药研急速接近,逼得他从怀里抽小刀指向来者,压低了目光故作低沉的吟道


「药研,我的好兄弟,我不想伤害你,但这间房我志在必得!」


信浓从一开始就看对了眼,四间睡房之中最大,还有多一个储物柜,身为戏剧系的学生那些一套又一套的戏服,裁不完的布块,手作道具等等,简直多如繁星,最需要就是储物空间了,更重要的是二楼有浴室!!为此他不惜代价了。


可惜药研也不是吃素的,作为医学院二年生,一本本比砖头厚的教学书和参考书,甚至在亚象逊新订讲的人体模型,也需要一个安身之所,何况刀具他见过不少,才不会被吓着了。


药研冷眼环顾地形,稍微与对方拉开合适的距离,一张口就充满挑嚣


「啧,这光泽,一看就知道假的。我现在就要了这间房,你有本事就来阻止我吧!」


早听过男人的浪漫就是与你单挑一场,两位才僵持了不到三十秒,首先发难的信浓提刀一口气冲向药研


「哈啊啊!!你可别後悔!!」


对方侧身恰好避开第一刀,信浓马上转身再攻上,只可惜他低估了高中开始是近身自由博击爱好者的药研,反应也是丝毫不减当年勇,只需等到合适的时机,提手一夹用脚一勾,信浓便整个人被放倒地上,连手中小刀也被夺去了


「等....等等!!别....不要!!」


跨坐在红发少年腰腹上的药研当然不理会,举手把刀尖抵着脆弱的心窝一点点的送了进去,脸上扬起的笑意实在令人心寒


「连刀柄都给你捅进去.......」


「唔......我死了,我真的要死了,这件上衣我昨天新买的......」


特制伸缩和推到底就会流出血色水状颜料的模型刀,把信浓的胸口染成一片触目惊心的红,拉着药研的手借力重新站起来,少年叹了口气


「唉,都被人杀死了 ,唯有投降了。」


从头到尾也在环胸抱臂吃瓜的厚终於发声了


「信浓啊,其实三楼走道尽头有一个小小的储物柜......」


「你怎麽不早点说?!」


面对一脸震惊且饮恨的二人,厚耸耸肩


「男子汉打一场架多热血啊!千金难换!」


「那麽我要住三楼连一个储物柜!」


「欸!即是说信浓要跟我住同一层吗?先声明我挑了左边那间。」


虽然小恶魔堂弟要住在邻房,但为了唯一一间能开天窗的睡房,後藤也就抱紧不放了,想想顶多只是遍地布碎,也总好过邻房是医科生然後稍不留神便发现有一颗假人头骨挂在房门前(允悲


「那麽也就是说,现在药研和我住二楼,信浓和後藤住三楼?」


「是~请多多指教了。」


异口同声的回答,正式拉开四位男大学生合宿生涯的序幕。


TBC


之後大概补个人物简介什麽的


我爱大将组!!


评论(29)

热度(1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