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源鄉鄉民

粟田口萬歲!

遠征趣聞

镇TAG文

*****

话说本婶今天兴致来了,决定跟着第二队出发去远征。


没想到才走到第一个休息站,就遇上了别家的远征队了。正等着大队去拿点水买点小吃的我实在闲得慌,於是默默凑近一点,稍微拨开半腰高的杂草,看看能不能听到什麽有趣的八卦事儿。


看来带头的应该是那位粟田口大哥一期一振吧,因为其他人都坐着,就只有他笔直的站着,拿着一张写得密密麻麻的纸,一脸严肃的宣告着


「我等前夫,以信誉为誓,於此时此地所说的每一句话,均不得对他人泄露,违者即时褫夺队员资格,永不录用!」


等....等等!那是邪教吗??还是我遇上了假的远征队?而且更吊诡的是那些看起来十分正常的刀剑男士,竟然无一不振臂齐呼,以证忠心。虽然深感不安,但一向搞事不嫌大的我还是乖乖的继续观看那一队犹如新型邪教的举动。


一期一振轻咳一声


「各位,本次主题是前夫应否享有炮|友权,以及探讨其操作方法是否可行,请各位尽情讨论吧。」


噫!怎麽能把这麽下流的话题说成学术研讨会的样子??那家婶婶还真厉害啊!话说一队六人都是前夫?现在还想当炮|友了?


「哈哈哈,果然这话题是要由我开始吧。虽然拥有天下五剑中最美的赞誉,但很可惜我也敌不过小姑娘总是贪鲜的无情啊,才没多久她便厌倦了夫妻关系,还趁我远征的时候跟宗三好上了。」


被点名的粉发男子冷哼


「呵呵,都是套路。喜欢你的时候就一口一句宗三美人儿,倾国之刀blablabla......」


听到这样含怨诉苦的语气,我不禁为对方的婶婶捏了把冷汗,心中同时亦升起无名的敬意,那位可是三日月啊,面对狡猾平安老刀也敢送他绿帽,简直是婶婶界的一颗耀眼新星!


只见三日月喝了口茶,又再叹了口气


「唉,我还跟她签了结婚证书......」


一期贴心地拍拍三日月的背,安慰道


「嘛,三日月殿好歹也爱过。我呢,未曾深爱已无情,就只差一点点......这就是缘份啊。」


看来那位一期也是有故事的刃,莫名伤感的气氛在他们之间扩散出去,连带着一向稳重的光忠和药研都纷纷表露心声


「对啊三日月,她就只有在冬天寒冷时才想到我,更贴切一点是想起我的胸肌。」


「每次跟大将说话,她的视线也只有往下看,一张口说得最多就是大包跟腿腿腿。」


哎,这怪不得你家大将,天下婶婶都一样,入职那天我们的口号就是大奶大包好腿。不然你们以为我们会那麽肝吗?


「哼,天天都夸我漂亮,二姐好,二姐美,敢情是被我这身黄金甲闪瞎了眼,现在才迷头迷脑的扑向那个贋品!哼,天天在喊大胸大包的,我没有吗?都是货真价实!」


人称二姐的蜂须贺,多少婶婶拜倒在他一头美发之下,如今气得俊脸通红,实在我见犹怜。再细看一圈那队的阵容,位位各有千秋,不得不暗叹那位婶婶的确是懂玩,行家,行家啊。


「所以呢,既然她的心如此难得,倒不如只要她身也是满足了。」


「我跟主殿的关系,好像是从那时候开始就变成炮友了。虽然她还是不承认,但这种走肾不走心的模式确实令她每晚都欢欢喜喜的期望我的到来。」


「嘛,嘴上说不要,可是身体还很诚实。」


噫,果然话题变污了。随着元配兼资深炮|友三日月的发言,其馀几位也积极起来


「哈哈哈,主殿是小姑娘,还是一位贪恋美色的小姑娘,只要偶然露一下,再半推半哄就不是行了吗。」


那边厢的宗三美人却掩着嘴笑了


「可是你的美色也不管用的时候,她还不是趁你前脚一走,便溜进我的房里了。」


「那麽就要用上强硬一点的手段了。先关掉本丸大门一阵子,开始时她会嘴硬跑去找现任,可是再等久一点,她就会哭唧唧的拍着门求我开门了。那麽可爱的表情,总让我每隔一段时间就关上门,这样才能一再回味啊。」


「何况关上一段时间,回来後真的变乖了,当晚就能感受到了,一进房就主动躺平。看上去这麽乖,就不用客气了。」


「你就从来没客气好吗,我多次经过主人的房间就听到她哭着求饶。」


「说起来,上次整理的时候发现少了一瓶催|情|药,该不会是.......」


「啧啧,老头子你的腰还好吗?」


「哼,真狡猾啊老头。」


三日月笑而不语,虽然老早耳闻有关老流氓的手法,但还是惊讶於那位下手简直快狠准,看来那个本丸已经认定三日月宗近是幕後大boss了。我只得远远的祝褔那位翻不出老头手心的婶婶,腰好肾好身体好吧。


评论(38)

热度(103)